班会网欢迎您!

爱的出口

作者:何旭芬  时间:2015-09-27 20:43:55    浏览数:

 

任教十几载,历经学生数百人,本以为练就了一“金刚不败”之身,谁知面对一个叫小灵的一个学生,我仍旧屡遭挫败感。

我是中途接下这个班级的,“好心”的同事告诉我,班上有个学生叫小灵,脾气暴躁,性格孤僻,学习态度差,又不尊重老师。于是开学前,我就去他家家访,想了解具体情况,结果被告知父母不在家,我只好无功而返。后来在与他父母的电话联系中得知,他父母在外地工作,他从小就是爷爷奶奶带大的。哦,原来又是一个农村留守儿童。于是,我对这个学生多留了一份心思。

开学第一天的大扫除活动,不见他身影,最后在操场上找到他,满头大汗地打着篮球。鉴于初次打交道,我没说什么。可是没过几天,轮到他值日的时候,他又无故不履行自己的义务。我把他叫到谈话室谈话,他没好颜色地说,“我不会扫地,我在家从来没扫过地的”。我耐着性子和他说着学生的义务和职责,他整个过程就是心不在焉的。为了避免自己情绪失控,我就让他回去。可是没过几天,班上一个女生哭哭啼啼跑来找我,说小灵欺负她。我问明缘由,原来,小灵打完球回到教室,天气有点炎热,于是把空调调得很低,前排的女生恰患感冒,两人就空调事件争吵起来。而小灵恶语相向,用侮辱性的语言去攻击该女同学。我气急败坏地赶到教室,小灵已经逃之夭夭。我把班长找来,问及具体情况。班长说:“老师,他就是这个一个自私的人,从来不顾及别人的感受,而且他喜欢独来独往,我们就当他不存在好了。”听了这话,我的心一沉,如果我不采取一些措施,这个学生的高中就这样被我们孤立掉了。可是面对这样一个叛逆又敏感的学生,我能做些什么呢?我该如何走进他的内心,让他接受我呢?

开学才不到一个月,同学们就已经怨声载道,说他在教室里为所欲为,根本不听从班干部的管理,又扰乱课堂秩序,不参加班集体活动等等,希望学校里能处理这个学生,给他一点“下马威”。作为一个有七八年经验的班主任来讲,惩罚不见得是一种坏方法。可是惩罚对于一个缺乏关爱的留守儿童有用吗?他会不会走向极端呢?

我决定再次深入去了解这个学生的家庭情况。苏霍姆林斯基说过,学校里一切问题都会在家庭里反映出来,而学校里复杂教育过程中产生的一切困难的根源也都可以追溯到家庭。我想从家长入手,也许能找到好的方法。于是我再次联系了他家长,他母亲告诉我,小灵两岁的时候父母就去外地工作,这个孩子从小缺乏父母的宠爱,而且父亲又是一个脾气暴躁的人,偶尔回一次家,看到儿子不争气,就是打骂。而年迈的祖父母每每看到此场景,百般不舍,溺爱的情感就加倍增长,想要什么就给什么。父母对此很无奈,家长说小灵今天这样的性格,和家庭的教育是密不可分的。但是小灵虽然很叛逆,却很孝顺老人。他大爷在病逝前,小灵每个周末都在病床前伺候老人家。病逝的时候,还哭红了眼。他母亲说,这孩子的本质是不坏的,就是不会表达自己。

我突然想到,他家附近就有一所养老院,我何不利用去养老院做义工的机会,试图走进他,了解他,帮助他呢?

于是期中考之后,利用我们班级去给养老院的一些鳏寡孤独的老人做义工的机会,我就把他拉过来,给我们当向导,帮忙做义工。同学们一开始很反对,觉得他肯定是不干活的,果不出所料,他把我们带到目的地之后就站在一旁,默不作声,也不动手。但是我看到了他脸上的一丝同情的颜色。在回来的路上,我问他为什么不帮忙,他说: “同学们都一组组的,我插不进去”。他虽然表现得冷淡,但是我相信这绝对是一个教育的好时机。

第二个月再去的时候,同学们更加强烈地反对,可是我执意叫他去,并给他布置了一项任务,负责拍照-----他把同学们给老人剪指甲,洗头、打扫卫生的照片一一拍下来。班会课上我给大家展示这些照片的时候,特意说明拍摄者金海灵,同学们纷纷夸赞他的拍照技术。于是这成为了一个新的起点,之后的每个月志愿者活动,他也就很自然地主动提出参加了。当同去参加志愿者活动的同学们看到那个平时傲慢孤僻偏执的小灵,小心翼翼地给老人剪指甲,深情并茂地给他们表演节目娱乐他们,给他们端茶送饭时,大家都惊呆了,随之而来的是大家的会心一笑。原来,小灵也有这么可爱的一面啊!

巧合的是,几个月之后市团委有一个评选爱心团体活动,优秀团队是有一定的物质奖励的。小灵很积极,他说他全程参加我们的爱心活动的,并且有记录,让他负责这次评选活动吧。那几天我看他一直在很认真的忙这件事,整个方案做得非常的漂亮,加上他文笔也是不错的,我对此很满意,在班上同学们反映很好,他们对小灵更加刮目相看。虽然后来我们这个团队没有获奖,但是大家也明白,我们献爱心,不是为了他人的称赞或是肯定,是我们尽自己的能力去帮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等将来我们的本领更高,能力更强,我们就可以帮助更多的人。

到了高三,大家的学习突然忙起来,原本基础就比较落后的小灵,虽然没有像其他同学那样埋头苦读,但是最起码,上课也不睡觉,晚自习也会拿出作业在认真地做。他还给我看了他的计划和目标,说要考上某某大学,实现他的摄影梦。我看到他在班上人缘逐渐变好,下课也开始和同学们谈笑风生,课后和其他的同学一起打打球。在我和他相处的两年的时间里也没有起激烈的冲突,懂得和我打招呼,偶尔也会来关心一下我。

高三毕业之后他考上了东阳的一所大学,去横店追求他的摄影梦去了。去年冬天,他来学校看我,向我描述大学生活的精彩和努力。我看着他在冬日的阳光里灿烂地微笑,突然想到一句话,对待一只在黑暗中迷路而触犯你的飞虫,其实不必急着想办法去惩罚和消灭,只要设法给它一个投奔光明的机会就可以了。而这飞虫的出口,需要我们用爱去把它点亮。对于一个留守儿童来说,他更渴望关爱和理解。如果一开始,我们给他的是一份冷漠,那么他触犯你的机会就越多。教育面前,人人平等。而这样一群特殊的群体,更需要我们的观察力、耐心和爱心。

共有条评论

发布

热门点击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