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会网欢迎您!

雨中的芨芨草

作者:甘肃静宁县城关教委东关小学 张小娥  时间:2015-04-20 21:44:35    浏览数:

雨中的芨芨草

甘肃静宁县城关教委东关小学  张小娥

窗外,今年的第一场雷阵雨可真大,像泼,像倒,看得有点哑然:这么大的雨可不多见呀!正想着,儿子在一旁说:“妈,去年教师节那天的雨比这还大。”教师节那天?喔,对,那天的雨真得是多少年不曾遇到的大。记得那天我还值周,偏偏在下午放学铃响的那一刹那间下起了滂沱大雨,天地瞬间变得一片白茫茫,顷刻间,操场上的积水就漫上了教室台阶。就在我通知老师组织学生在教室暂留等家长来接时,收到了正在县一中上高三的张博电话,他说和几个小学同学来给我过教师节了,这会正在我家楼下。毕业六年的学生来看小学老师,我的心里暖暖的。但看着乱哄哄急着回家的学生,想着这么大的雨张博他们几个正在门外,我有点乱。“老师,你别急,先放学生,我们几个现在楼道里,衣服没怎么湿。我们等你。”还和以前一样懂事。

那天的大雨下了有一个多小时,等家长接完学生,我才急匆匆回到家,一看,几个高我一个头的大男孩,唇上有一圈黑黑的胡须了,衣服也湿着:“你几个,来之前也不给我说一声,也不看天气,看把衣服下湿了!”我忍不住开始责怪起来。当年的学习委员吕凯凯笑了:“老师,你还和我们小时候一样。我们都是大人了,淋这点雨怕什么?”体育委员侯雨伸出胳膊:“老师,没事,你看我们都没事。你看我的身体!”望着这个足足有一米八高的小伙,我笑着说:“你们呀,再大,老师觉得还小着来。侯雨,你最让人不省心,天生就和雨有扯不清的关系!!”一听这话,他们几个嘿嘿笑了,尤其是侯雨,摸着后脑勺,那难为情的样子,让我一下子记起和他第一次见面的情形。

那年我带四年级,春节刚过就开学了,春寒料峭,雨雪不断。一天早上,校长领着一个胖胖的妇女,一个高高瘦瘦、黑黑的男孩子到教室门口,说:“老师你来看看这个学生,看能不能跟上四年级的课。”我上下打量了男孩子一眼,长得精精神神,大大的眼睛,睫毛很长:“你上学期期末语文考了多少分?”我问他。只见他一扬头:“四十分!”那满不在乎的神情立马让我没了好感,强压着不满:“那你平时能考多少?”“就二、三十分!”旁边一直拘谨的妇女一下子急了:“你总不每次都二、三十分吧?”边说边推推她儿子的胳膊,“你给老师好好说说。”比她足足高出一个头的儿子并不领情,一摔胳膊:“就二、三十分嘛!!”那情形,我看这当妈的就像个可怜的被人压迫的小媳妇样,那二、三十分似乎是她考的。倒是儿子,实足一个小霸王的架势,心下更是不喜欢这个孩子了。我转身对校长说:“你看我们班已经六十几个学生了,既没空地,我也没精力。再,你看这个孩子,成绩太差,放我们班里,可能跟不上吧。”我现带的这个班,在全年级成绩每次第一,我可不想让一个只考二十分的小倔头来影响自己。“那,”校长有点难为,“老师,你看这个孩子情况比较特殊。他妈是咱们县上人,嫁给兰州郊区一个农民两口子过不到一起。小孩原来在兰州一个小学,由于许多原因,在当地上不成学了,现在和他妈回到咱们县上,如果咱们不要,这孩子岂不是就要辍学了……”校长这才说着,当妈的就已经抹开了眼泪,我的心一下子软了:“好吧,我试试看,先上一周,能行就继续,不行,我就没办法了。”妇人千恩万谢,可儿子,拧着脖子,看样子,他不满意我做的决定。

到了教室,我让他自我介绍,他只是眼盯着天花板:“我叫侯雨。”惹得全班学生一脸的不屑。我把他安排到班长张博的身边,让他向张博学习,他没有一点表情,张博也是一脸的不高兴。那天,我为自己的一时心软而后悔,心情就像外面的雨雪一样,阴阴的。

第二天第一节课,记得上到一句诗:“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让侯雨来读,只见他站起来,一声不吭,我急了:“你不会是不认识字吧?”他面不改色:“有几个。”全班的学生一下子“呀”地叫开了。我制止了学生:“你试着读我听听。”他捧起书来,吱吱唔唔:“山穷水尽……无路,……花明又一村。” 我的脑子一团乱,这还不及二年级学生水平呀!!下了课,我给侯雨妈妈打了个电话,才知道他在原来的学校不爱学习,平时老师也就当没这个学生。在家里,她两口子关系不好,自己长年在外打工,所以孩子被耽误了。并一再请求我要多教教这孩子, 不然,孩子的一生就完了。听了侯雨的事,我觉得很难过。想了一天,决定给他补二年级的识字课。

我吩咐张博找来课本,每天其他学生练习时,我便到侯雨桌旁给他教认生字。开始他学得还快,我心里有点高兴,认为只要按这个进度,这学期就能补上二、三年级的课了。不料有一、两周的时间,一天我正在操场上和几个老师打篮球,张博跑过来:“老师,你让我给侯雨听写昨天你教的生字,他连一个都写不下来!!”“为什么?”“他说自己昨晚打篮球去了,没时间写!”“把他给我叫来!”我吼道。

那天正是春雨菲菲,地上潮潮的,墙角的一簇芨芨草冒出了嫩芽,“鹅黄嫩绿”我想到了这个词,天这么冷,它怎么就不怕冷,就这么早早来到了这个世界,它要承受多少寒冷才得以生存下来?一瞬间,我的心静了下来。不大会儿,侯雨跟在张博的身后,昂着头,来到我跟前:“老师,我昨晚上没时间写作业。”我没有说话,把他拉到芨芨草前,“看这芨芨草,这么冷,它却不怕,顶着寒冷,和柳树一起来比绿!”只见他盯着地面,一动不动。“你爱打篮球,这是好事,咱们班正缺一个体育委员,你来当吧!”“老师!”一旁的张博急了,我挥挥手制止了他的话,我知道,他才不愿意侯雨加入班委会的行列。“老师,我……我……”“我什么我,你不愿意当吗?”“不是,我怕我当不好……”侯雨嗫嚅着。“你篮球打得好,加入咱们班男子队,我相信,在你的带领下,咱们班的篮球水平会更高!你看这芨芨草,不怕阴冷,才会更绿!!有信心吗?”“有!”他刷地站直身子,向我敬了个队礼:“老师,昨晚的作业我会补上的!”转身向教室跑去。我拍拍张博的肩:“给他点自信吧,相信他会珍惜这个从没体验过的身份的!”

接下来的日子里,侯雨比刚来时更认真了,有时上课也举手回答问题,也能读一段不太难的课文,我都加以表扬鼓励,同学们也会在他表现出色时报以热烈的掌声。有时犯了错,他也知道不好意思,并及时改正。中考时,据侯雨妈妈对我感激的样子来看,儿子六十一分的成绩她很满意。而春季运动会上,男子篮球在侯雨出色的表现下,我们班终于摆脱了“老二”的帽子,成了第一。我松了口气,看来,一切走上了正轨。

天渐渐热起来了,墙角的芨芨草长出了茎,开出了小黄花,倔强而傲然,那小小的花朵,在太阳的照射下,没有一丝蔫掉的痕迹。

这天课外活动,学习委员吕凯凯找我:“老师,我发现一件事。”“什么事?”“侯雨这几天的家庭作业没写,而张博没给你汇报。”

“为什么?”

“我听说,听说……”他吞吞吐吐地不肯说。

“你到说呀,”他平时可不是这个样子。“为什么张博不给我说?”

“我听说侯雨给张博钱,不让他告诉你。”平常就很腼腆的吕凯凯要哭了,我知道他和张博是最好的朋友,如今告诉我这个秘密,他自己也不好受。

我的头一下子大了:好你个侯雨,你自己不学好,竟然带坏了我的班长!!心头的怒气犹如天空翻腾的乌云,轰轰滚动。满怀的怒气就像快要倾泻的雷雨一样,一喷而出了。

“老师,你别生气,张博他会改的,我相信他,你给他一次机会吧。”吕凯凯给好朋友求情。

我强压制住怒火,让他把两位当事人请到操场上来。自己一个人独自来到那簇芨芨草旁,它并没有因为即将到来的暴风雨而有一丝变化,反在风中舞动着茎叶,更有精神了。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不大会儿,张博和侯雨来了。我没有责怪,只问知道我为什么会找他们谈话。张博可能感觉到了什么,刚想说话,只见侯雨在他胳膊轻轻一拉,两个人都摇摇头说:“不知道!”我的火气又上来了:“好吧,我给你们时间,陪你们在这儿想想,看近来做错了什么。”张博低下了头,而侯雨呢,拧着脖子,两人不声不响。

滚动的闷雷在头顶上翻腾着,地面的黄土被风卷得溜着墙跟走,芨芨草摇动着娇嫩的小花,翠绿的叶子显得苍劲有力,不大会儿,豆大的雨点落下来,砸得尘土飞扬起来,我薄薄的衣裙湿了,再看看两个学生,一个脸红脖子粗,一个满不在乎。冰凉的雨水浇灭了我心头的怒火。“你们想吧,什么时候想出来,咱们三个就进教室。”我平静地说,“你们看这芨芨草,从开春长出来,经过多少困难,它还这么绿,还开了花。我相信,只要我努力了,也会有成果,把你们一个个教成才的。”一直憋着不说话的张博一下哭了:“老师,我错了!”而刚还牛气冲天的侯雨也忍不住了:“老师,下雨了,你回吧,我,是我错了,我不应该不写作业,还收买班长,让他替我说谎。”雨水顺着我的头发流了下来,“你们没认识自己的错误之前,我不会走的,是老师没教好你们,才让你们犯了错,今天我就罚自己陪你们反思!!”比我高出半截的两个男孩都哭了。

……

转眼间,这一级学生毕业了,我建立了QQ群,时常和他们联系。中考时,张博、吕凯凯和十几个成绩一直好的同学考上了县里的一中,侯雨加上体育成绩,也进了县二中。我真为他们高兴。

看我沉浸在往事中,几个大男孩子默默地坐在我身旁,那样子,还和小时候一样恭恭敬敬。良久,张博打破沉默:“老师,那时我们还小,但你让我知道了什么叫责任,到现在我还记得您被雨淋湿后感冒发烧,仍坚持给我们上课,您不知我有多后悔。从那时起,我发誓不再犯类似的错误了。”“老师,我从心底感谢您。要不是当初来到咱们班,遇上老师您,我可能早都在社会上当混混了。是您给了我自信和力量,给了我尊严和爱,才唤醒了我对美好生活的信心,让我知道什么事是应该做的,什么事是可耻的。老师,我以后要做中国的乔丹!”一旁的侯雨若有所思,第一次向我吐露心声。“不是老师的本事,是操场上的那簇芨芨草让你们更优秀!”我呵呵笑着说,几个小伙子也跟着放声大笑:“是侯雨的芨芨草。”

相关内容

    无相关信息

共有条评论

发布

推荐内容

热门点击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