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会网欢迎您!

圆珠笔风波

作者:湖北省随州市随县草店镇宋塆小学 张义玉  时间:2014-04-29 10:14:03    浏览数:

来宋塆支教的第一周,一个课间,我忽然听见自己任教的三年级教室传来一个男孩子的大声啼哭的声音。班主任的敏感使我疾步赶往教室。大哭的原来是我们班的刘壮。前一天,同学们还集体指责他是小偷呢,我怕刘壮会被冤柱,硬是把同学们的告状都压了下去,现在不知他是为何哭泣。

刘壮见我来了,丝毫不加掩饰,仍然哭嚎不止,我问他是怎么回事儿,他边擦眼泪边哭诉:“吴星雨把我的红圆珠笔拿走了,他说是他的笔,那是我掏一块钱新买的笔。他的笔杆上咬有记号,我的没有记号。”说完,又继续哭。

农村的孩子穷,一元一支的圆珠笔丢了,就哭成这样,我的心不禁有些沉重。想当年教初中时,我自己掏腰包给学生买拍卖会用品,买两元一支的签字笔,学生还看不上眼呢!这里的孩子,却为失去一元一支的圆珠笔伤心成这样,我想他不一定是装出来的。

我想,这事绝不能简单处理。

我安慰刘壮:“别哭了,商店卖的同样的笔多得是,万一是你把笔放错了地方,冤枉了吴星雨,他会多难受呀!”

刘壮很听话的止住了哭泣。于是我问其他同学有谁见过吴星雨过去的笔是什么样的,有一个同学证实了刘壮的表述是真的。

我吩咐吴星雨:“把你的那支红笔拿来给我看看。”“我给我弟弟用了。”“你弟弟在哪儿?”“在我们学校上一年级。”“走,我们去要回来。”

那支圆珠笔交到了我手上,我发现那笔还比较新。“这是你的笔吗?”我盯着吴星雨的眼睛问。“是我的!”吴星雨很认真的说,一点也不像撒谎的样子。

“这笔先放我这儿吧,等我弄清了再处理。”吴星雨点点头。说实话,这笔的主人究竟是谁,我还真不好判断,但我决定不能让他俩中的任何一方受委屈。

那支笔在我的办公室抽屉里一躺就是两个星期,刘壮和吴星雨都没有再找我要。虽然我不知该怎么处理,但我相信,假以时日,一定会有一个圆满的解决方案。

第四周,我给学生上《灰雀》一课,文中的列宁为了保护小男孩的自尊心,始终没有点破小男孩捉灰雀回去玩儿又放回树林的真相,他对小男孩体贴和爱护给我、给同学们都上了生动的一课。

我似乎觉得,那支圆珠笔风波该有一个结果了。

上完《灰雀》,课间,我私下找到吴星雨:“你和刘壮的那支圆珠笔究竟是怎么回事儿?”“那支笔是我的!我姥爷又给我买了一支红圆珠笔,那支圆珠笔就送给刘壮吧!”

“你确定?”“确定!”“不后悔?”“不后悔!”“好吧,你回教室吧!”

又是一节语文课,我举起那支红圆珠笔说:“同学们,这支圆珠笔吴星雨说是他自己的,他说他姥爷又给他买了一支,他愿意把这笔送给刘壮。现在请刘壮来领这支笔。”

刘壮先是很意外,继而一脸惊喜,快步朝讲台走来,快走到吴星雨身边时,我不失时机的说:“你想对吴星雨说些什么吗?”

刘壮面向吴星雨,毫不迟疑地鞠了个躬,真诚的说:“谢谢吴星雨!”吴星雨笑着说了一声“不用谢”。就这样,那支圆珠笔归刘壮所有。

同学们的表情由惊奇转为惊喜,为吴星雨,也为刘壮。

“吴星雨的家境也不够富裕,但他却能无私的把自己的笔送给同学用,这种精神是多么伟大呀!让我们为吴星雨鼓掌!”我激情的话语刚落,班上就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吴星雨先是低着头不好意思地微笑,继而抬起头看看四周鼓掌的同学,忍不住咧开嘴,一脸自豪地笑着,腰板也挺得格外直。

我知道那支笔是否真的是吴星雨的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孩子们向善向美的心已被唤醒,他们心中感恩的花已璨然绽放。

我庆幸,一场圆珠笔风波,成了我转变学生的契机。

共有条评论

发布

推荐内容

热门点击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