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会网欢迎您!

打造无恐惧的教室

作者:河南 淇县一中 田国伟  时间:2014-04-30 17:15:32    浏览数:

“我教书教了30年,至今仍感到恐惧无处不在。走进教室,恐惧在那里,我直觉得陷入恐惧的恶浪中;我问个问题,而我的学生像石头一样保持沉默——恐惧在那里,好像我逼迫他们背叛他们的朋友 … …”

“学生也是害怕的:害怕失败,害怕不懂,害怕被拖进他们想回避的问题中,害怕暴露了他们的的无知或者他们的偏见受到挑战,害怕在同学面前显得愚蠢。当学生的恐惧和我的恐惧混合在一起时,恐惧就可以以几何级数递增——这样教育就瘫痪了。”——帕克帕尔默(未完待续)

在读帕克帕尔默的《教学的勇气》时,深深的被帕克帕尔默的直言不讳所触及。我想我的教室应该是充满恐惧的。因为孩子们在上课铃响过之后,变得不在是课下的生龙活虎,而是死气沉沉;教室不是他们心向往之,因为他们总是找很多的借口“逃离”。教室不是他们留恋的地方,因为每当第一声下课铃响起时,他们会一改“处子”的迷离,一如“脱兔”般急不可待的离去。如何能将孩子们留在教室?成为困扰我的忧愁。

如若想将孩子们留在将教室,就需要教室的地盘交给他们自己做主,给以自主,让他们不仅仅拥有话语权,而且拥有管理权。

第一、将学生看成班级的主人,与他们商量班级的建设

我想将我的教室打造成没有恐惧的教室,却苦于无计可施。当我迷茫无措时,我想到了不再是只知打闹嬉戏的孩子们。我利用一次班会时(2012.11.17),将《教学勇气》中节选出“一种恐惧文化”读给他们听。并让他们反思,我们教室中的恐惧。与他们商量,如何才能打造没有恐惧的教室,并为此出谋划策。

与学生进行商量,意味着教师可以走下讲台,不再高高在上而是俯下身来,倾听学生的声音。能够倾听,意味着一种对学生的关注、一种关心、一种尊重和认可;意味着我们对待学生的工作,不只是匆匆忙忙的一带而过,而是一种竭尽全力的倾情付出。

与学生进行商量,意味着在教室给学生以话语权。在这个教室不再是班主任和教师,一个人声音的地方,而是民主的、自由的和开放的。这应该是每个学生所渴望的。(尤其是像我班的高中生们)因为他们想发出属于他们自己的声音,他们有被人们认可和关注的心理渴求,如果得不到,他们便会通过其他渠道吸引别人的注意而获得。比如:装酷的沉默、跟潮的怪异发型和服装、课堂上的恶作剧等。

第二、将学生看成班级的主人,给他们开放权利进行班级建设

“商量”的班会过后,班长将厚厚的一打“民意”,放在我的案头。当他正准备转身离去时,我叫住他,请他帮个忙,让他帮我将厚厚的“民意”密封在一个档案袋中。我从的班长的脸上看到的先是惊诧,而后是习以为常的平静和一丝的落寞。

第二天上课时,我在课结束后,将“民意”代拿出,面对全班的孩子们说道:“班级不仅仅是我的,而是我们大家的,这个“主”就得有大家来做,而不应该是我。昨天我已经给了你们话语权,今天就给你们真正的行使权。“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既然与你们商量,就是信任你们。你们的“知识产权”我不侵犯,你们的家,你们自己做主。不用害怕失败,实验允许失败。拿出你们的智慧和勇气,我在期待… …”

被尊重、被认可的地方才是家;有话语权、有管理权的地方才是家;自己能够做主的地方才是家。只有在自己的家中才不会恐惧,也只有有了家的感觉,才会不离不弃。当孩子们在教室中被尊重、被认可,拥有话语权和管理权,能够自己当家做主人,教室才会像家一样没有恐惧而温暖,学生才能不离不弃,流连忘返。一如雷夫的“56”号教室。我想这应该是我为之学习努力的方向。

第三、将学生看成班级的主人,给他们信任和时间,静待花开
自从我将班级交出后,学生们成立各种自治组织,使得人人有事做,事事有人做,各负其责,分工明确。最显而易见的改变就是班级的座位,被他们拉成单人单桌,学生各自认领,可以私下自由“交流”,报座位协调委员会,审批后即刻调换。用他们的话说,每个座位与任课老师交流的机会均等,一周一循环,每个人都有机会坐在自己欣怡的地方。班级的两操,卫生,考试组织等等班务工作,相对我亲力亲为时,可以说是出类拔萃。迟到早退,已经基本杜绝。找他们询问讨要经验,被告知“知识产权”不可侵犯。无奈的我,只能在欣喜的落寞中静待花开。

共有条评论

发布

推荐内容

热门点击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