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会网欢迎您!

无声的感恩曲

时间:2018-07-24 15:32:52    浏览数:

画画对他来说其实是一个意外。小学二年级那年暑假,他在村外山坡上遇见一位来写生的姑娘。姑娘一边快活地哼着小曲,一边往面前的画纸上优雅地涂抹着绚丽的色彩。绿树红花于是栩栩如生地移植到纸上。他竟看得痴了。回家他对父亲说:“我想画画。”父亲说:“你能保证好好画吗?”他赶紧点头。父亲不再说话,走进羊圈,牵走家里的奶羊。当时,那几乎是家里收入的唯一来源。
  
  母亲在他三岁的时候撒手而去,他只有父亲。
  
  很快他就发现画画并不像想像中那样好玩。当他上到高中,每天对着一堆冰冷的石膏像时,那种厌恶感便与日俱增,可是他仍然考上了大学,读美术系。尽管不喜欢,但他认为美术将毫无疑问地成为他一生所要从事的职业。因为一只奶羊,因为一个画夹,因为一句不负责任的话,以及父亲的殷切期望。
  
  上大学后他第一次看到了钢琴。那时有同学在校外租了房子,他也和一位同学合租了一间简陋的宿舍。他要强迫自己练画,而他的同学正在疯狂地练琴。他们需要一个无人打扰的住所。
  
  他给那位同学画了很多张练琴时的速写,每画一张,他心中的那根神经就会被拨动一下。终于忍不住了,有一天,他坐到了那架钢琴前。当他的手碰到黑白分明的光滑琴键时,他的心开始狂跳不止。他疯狂地喜欢上了钢琴,只要同学不用琴,他准会端坐在那儿,一曲接一曲地弹。的确,他是天才。仅用了半年时间,他弹奏的水平便赶上了他的同学。他的同学请来一位老师,老师仅听他弹了一支曲子便肯定地说,将来必成大器!老师收他当了学生,他却没有自己的钢琴。他的专业是美术,他没有走进学校琴房的权力。只有在他的同学不练琴的时候他才能弹几下。后来他发现这不是长久之计,因为那架钢琴很少有休息的时间。而当钢琴要休息时,他的那位同学同样需要休息。并且那位同学高他两级,马上面临毕业,这意味着他能够摸到钢琴的机会将会越来越少。
  
  父亲从老家来看他,给他带来零用钱和一堆杂七杂八的东西。晚上父亲住在那里,他给父亲弹琴。父亲说,你不是学画画吗,怎么又弹琴了?他说,弹着玩。他想告诉父亲弹琴现在几乎成了他的生命,想告诉父亲他那么想要一架属于自己的钢琴。他张了张嘴,终于没有说出来。第二天,父亲要走的时候突然问他,买那样一架钢琴得多少钱?刹那间他无地自容。其实从昨天一直到现在,他的眼神、他的动作、他的叹息,都在向父亲传达着一个同样的信息:他太想拥有一架钢琴了!这些细节中的任何一个都会轻易地将他出卖,让敏感的父亲洞察。
  
  三个月后父亲来了。父亲的第一句话是,画画得还好吗?他说还好。父亲笑了,说你骗谁?
  
  父亲说,这次来是给你买钢琴的。说完,父亲掏出一个布包,里面包着一万两千块钱。父亲很抱歉地说,只有这些钱,我去问了,这些只能买个最便宜的。他没敢问父亲哪来的钱。他想,就算父亲把家里所有的东西都卖了,也凑不出这么大一笔钱。他和父亲一直没有说话,他们把钢琴搬回来,请人调好,然后坐在那里发呆。父亲说,你不弹一首曲子给我听?他就弹,弹得婉转流畅。父亲听完,拍拍他的肩说,你已经长大了,从此后,自己的事,自己作主。好好弹,当大师,将来开演奏会的时候,我要坐在前排。父亲走了,走得很慢,似一位蹒跚的老人。其实,父亲真的老了。
  
  本来他已经跟父亲说好了,那个寒假不打算回家了,因为他要抓紧时间练琴。他发现自己多年来第一次那样想念父亲,就回了村子,却找不到家,找不到父亲。他的家里住着另外一户人家。村里人告诉他,他的父亲上山了。
  
  村后的山窝里有一个很大的石子场。几个月前,父亲卖了房子住到了山上。石子场老板也是村里的,经过父亲的再三恳求,他预付了父亲一年的工钱。父亲把这一年的工钱、卖房子的钱和多年的积蓄加在一起,给他买了一架钢琴。
  
  父亲住在四面透风的窝棚里,他比几个月前更显苍老。他每天在山上放炮采石,那工作不仅劳累,而且危险。那天他站在父亲面前,突然想给父亲跪下。最终,他紧紧拥抱了父亲。那是他第一次拥抱父亲,他的泪打湿了父亲的肩头。倒是父亲慌了,他说,你怎么找到山上来了?好像儿子知道了他的生活窘迫,让他深为不安和自责。
  
  回去后他疯狂地练琴,他想早些成名。他对父亲说,等有了钱,他会在城里给父亲买一个大宅院。他相信他能。可是他再一次遇到了麻烦。和大多数人一样,当他的水平达到一定的高度时,就开始停滞不前,每前进一步都异常困难。
  
  有一段时间他想放弃,可是他想到了父亲,想到了父亲那个四面透风的窝棚,想到了父亲苍老的面容。他努力让自己坚持一天,再坚持一天。
  
  终于,在大学毕业后的第六年,他有能力并且有资格开个人演奏会了。可是父亲已经听不见了。父亲在一次放炮采石时跑得慢了,出了意外。他的耳朵被震聋了,听不到任何声音了。
  
  他给父亲跪下。他抱着父亲的腿,号啕大哭。父亲说,你现在成功了,能开个人演奏会了,成大师了,我们该高兴才对,你哭什么呢?他不说话,却哭得更凶。父亲说,虽然我的耳朵听不见了,眼睛不是还好着吗?能看到你坐在台上,能看到你弹琴,就跟听到你的琴声一样幸福。
  
  他信,他相信自己的父亲,能用眼睛“听”到他的琴声。
  
  他在城市里开了十场个人演奏会,连续的十场,每天一场。他给父亲留了剧场中最好的座位,父亲能够清楚地看到他弹琴时的每一个表情和每一个动作。每天,父亲都坐在那里,安静地看着身穿燕尾服的他,看他的手指在黑与白的琴键上熟练地行走和跳跃。父亲眯起眼睛,仿佛真的听到了美妙的琴声。满足和幸福的表情,在父亲脸上静静地流淌。
  
  其实那架钢琴已经发不出任何声音,几个月前它就坏了。他曾试图修好它,可是没有成功。其实有没有声音,对他的父亲来说都是一样的。父亲在意的,只是他弹琴时的样子。可是他仍然会郑重地对所有的听众说,这首曲子,献给我的父亲。我要用父亲送给我的钢琴,为他弹一首感恩曲。
  
  他的个人演奏会场场爆满。剧场内的每一位听众都在静静地聆听那首无声的感恩曲,然后,轻轻鼓掌。

共有条评论

发布

热门点击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