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会网欢迎您!

好保姆格吉帕

时间:2018-12-06 14:18:03    浏览数:

夜幕徐徐降临在印度莱底河附近的丛林地带。一群专事打家劫舍的鬣狗,趁着夜色鬼鬼祟祟地出现了。它们既像兀鹰会叼啄死尸烂肉,又像豺狼,吃人不吐骨头。那些远离父母的娇小无援的生物,只要被它们发现,几乎无一生还。在印度,儿童遭到它们伤害的,每年都要发生好几例。

这时,一只雄鬣狗诡秘地站在山凹里,用鼻子不住地嗅着。另一只雌鬣狗和一只几乎成年的小鬣狗,龇牙咧嘴地蹲在一旁。

不久,它们间出来了,在莱底河附近的帐篷里,有一个浑身冒着奶香的婴几。果然,一会儿,它们又听到那个婴儿的啼哭声。雄鬣狗回头望望另外两只鬣狗,带头蹿了出去。

那顶帐篷是卡勒姆夫妇搭的。他们俩是想到深山野谷来淘金的。这天傍晚,卡勒姆在上游挖金沙,妻子在河边汲水准备做饭,她一失手,那只铜水罐掉进深沟里。她半跪着身子。伸手想去捞铜罐子,一不小心被急流卷了进去,直冲到下游。卡勒姆见妻子久久不回来,便朝她走去的方向喊起来,但是没有回音。

她是不是掉在湍急的深溪里了呢?卡勒姆着急起来,决定顺着深溪向下游去寻找。他转过身回到帐篷里,用脚在地上踏出个浅坑,把手里的婴儿放在里面,对站在身旁的一个高大的身影说:“格吉帕,好好看着!”

说完,他就飞快地跑出去了。

格吉帕有十英尺高,四吨重,堪称世界最高大的保姆。实际上,它是一头大象。它的腿像树桩样粗壮结实,一脚能在地上踩一个有二十英寸的大坑。

 

 

它曾不止一次把凶猛的老虎踏成肉泥,但在主人和他们的独生子面前,它是温和驯顺、忠诚不二的。每当卡勒姆夫妇有事的时候,它就忠心耿耿地照看着婴儿,如果他要爬出那个浅坑,它就会用鼻子轻轻地把婴儿拨回来。

现在,婴儿靠近大象的脚趾,在它鼻子下仰天躺着,一面笑,一面高兴地挥手踢脚。大象一次次把他拨回浅坑,又不时用鼻子和脚弹起一些灰尘,洒了婴儿满满一身,防止蚊叮虫咬。有时它故意淌几滴口水,滴在婴儿的小肚皮上,逗得他怪痒痒的,发出咯咯咯的笑声。他们互相嬉戏逗乐,时间不知不觉地过去了。

 

 

但是,天黑以后,寒气袭来,婴儿肚子饿了,忍不住啼哭起来。这时,大象格吉帕耽心起来。它用鼻子卷起一大把树叶,对着啼哭的婴儿使劲扇,这么干仍无济于事,它又竖起鼻子,引颈长号,想把自己的主人呼唤回来。

 

 

就在这时,大象闻到了鬣狗的气味。它马上预感到了危险,站在那儿一动不动,接着,又甩了甩鼻子,从拂起的微风中闻出更多的野兽气味。于是,它把婴儿朝自己脚边拢了拢,发出一阵拖长了的震耳欲聋的威胁声。

象的嗅觉是灵敏的,但视力较差。直到三只鬣狗窜进宿营地,它才看见它们。格吉帕顿时勃然大怒,狠狠盯着它们。接着又猛地大喝一声,来个下马威。这一下,吓得三只鬣狗呆若木鸡,有一只甚至毛骨悚然地想转身逃跑。

雄鬣狗定了定神,圆睁着惯于夜间活动的眼睛,觊觎着婴儿,布满血丝的眼中射出一道道凶煞贪婪的冷光。另外两只鬣狗开始从后面包抄过来。

大象格吉帕又是一阵狂怒,它的前额顶住作为柱子的一棵芒果树,用又粗又长的鼻子牢牢扣住树干,全身使劲,想把树连根拔出来,——那棵树上结着一根系住它的铁链,妨碍它向可恶的鬣狗进攻。但是,树并没有被拔起来,树根松动了,树叶扑簌簌掉下来。大象格吉帕趔趔趄趄转过身,向站在那儿惊魂未定的雄鬣狗冲了几步,吓得它抱头鼠窜,退到一旁。

 

 

另两只鬣狗趁机向婴儿飞速突进,大象立即转过身,冲着它们甩起了长鼻子。这两只鬣狗吓得向外逃了几步,站在大象鼻子勾不到的地方,窥视着伺机行动。

共有条评论

发布

热门点击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