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会网欢迎您!

《爱情留下周杰伦》校园小品剧本

时间:2018-07-26 15:02:32    浏览数:

  一幕
  
  (人物:郭冬临 前女友 群众演员)(地点:某学校内)
  
  (郭蹲在中央,前女友带一群戴口罩的人上,走到郭冬临面前)
  
  前女友:冬瓜!
  
  郭冬临:怎么今天咱俩约你会带这么多人?
  
  前:嘿,今天特别嘛。
  
  郭:有什么特别的。
  
  前:因为我今天有件很好玩的事要告诉你啊。
  
  郭:什么?
  
  前:我这几天看了本书,叫《毕业那天我们一起失恋》的,我好欣赏的。所以我们也来玩分手吧!反正高中也毕业了。
  
  郭:什么!(众群众演员恨向郭 )
  
  ( 这时候出音乐——任贤齐《飞鸟》)
  
  (郭抱头蹲下)
  
  前:那我们就分手了哦!走!(带众人下)
  
  (音乐结束)
  
  (一个和尚走过)
  
  和尚:买杂货的。多少钱?
  
  郭:555
  
  和尚:五毛?好便宜啊。
  
  (和尚仍下五毛捡个皮揣子走)
  
  (熄灯)
  
  二幕
  
  (地点:大学校园内)(人物:郭东临,金大喜)
  
  郭:这就是我上次恋爱的旧事了。除了丢人的回忆什么也没留下。
  
  金:你就不能往好方面想吗?就只说伤痕,不记得好一点儿的回忆,风花雪月什么的。
  
  郭:记得也不能说啊!告诉你那些,你不宰了我?
  
  金:哎哟,怎么会?最多把你阉了。(比个剪刀的动作)不过,你这种感觉我大概知道。
  
  郭:什么?
  
  金:就是你这种只有伤痕的回忆。
  
  郭:你们心理系的人一定要讲这么深奥的话题吗?什么“只有伤痕的回忆”。
  
  金:死苯,给你举个例子好了。我小时侯给一只猫咬过,以后每次看见伤疤我都会想起被咬的疼,可咬我的那只猫我早就忘了是什么花色,什么品种。懂了吧?(郭摇头)猪!就是说,人是种小气的动物,一旦受伤,就会把伤口牢牢记住,而且比那段回忆里所以的东西记得都牢。甚至超过造成这种伤口的那只猫本身。
  
  郭:(四处望着说)去。我就不信,因为天下的猫长得都差不多。你看那个HOLLE KITTE和它朋友。要是换成个人你就绝对忘不了。
  
  金:不!应该也是一样。文化大革命里……
  
  郭:好大一个海报(指着身背JAY的海报做宣传的某男)(金正要生气)是周杰伦的!
  
  金:(立刻忘了在说什么)啊!偶像!(看了一下海报)他要来广州开个唱!我要去。(某男要转过来打招呼)
  
  某:诶,是大喜,好久……
  
  郭:(一把把他的脸扭过去)别动,我看看几号开。嘿,就下个月了。应该已经可以买票了
  
  金:对啊!对啊!那你去给我排队吧!
  
  郭:那当然我去了。顺便再认识几个周杰伦的女FANS!嘿嘿。
  
  金:随便!你以为还有人看得上你啊?就你这个冬瓜。
  
  (熄灯)
  
  三幕
  
  (体育场外窗口)(人物:郭冬临,方文山、及群演)
  
  (所有人排各式方阵在等票)
  
  排队者甲:(看见了人龙又)妈的,提前两天来排队都不是第一!(进入队伍)(郭出场,架着个盒子)
  
  郭:面包,面包!大家买点东西先垫垫胃。(依次兜售)
  
  (方文山及其兄弟上)
  
  方:妈的!已经排了这么多人了。(这时施人成蹲下两边的人挡住他)
  
  兄甲:那也得排啊!
  
  方:我就不信非得排。我来了,我看见了,我插了。(方边说边插进队里,正好是郭前面)
  
  郭:你要插队也别这么明显好不好?要不要脸的你?
  
  方:(不说话地看着郭)……
  
  郭:你!(方笑笑,狠推了郭一把)
  
  (众人把目光望向方)(一男子挺身而出,队伍这时分开,亮出他)
  
  男子:你以为这里是暨大食堂啊?说插队就插队?再说了,你又不是老师。滚后面去!
  
  方:我告诉你,我叫方文山。
  
  男子:没有用,我还叫施人诚呢。
  
  (所有人附和着把方夹在中间,“方文山,你就没看出来我们是早安少女组?”一起派个造型)
  
  方:(镇住)行,行,行,我排。
  
  (众人归位,个别大喊“我是第一个别抢”)(排到郭冬临时,天亮了)
  
  售票员:恭喜你!你是我们第一百个排到的,公司有特别优惠,半价发售。
  
  郭:呵呵,这么好。(郭买完后,轮到方文山)
  
  售票员:你正好是我们第一百零一位位歌迷,也可以享受半价优惠。
  
  方:好好,总算没白排。
  
  售票员:(沉默一端时间后)啊!对不起,(鞠躬)我看错剧本了。到你应该正好卖完。
  
  方:有没有搞屁,怎么这样!
  
  售票员:(抢走方的票)没办法罗,人在剧本里,不得不低头。(下)
  
  方:我!郁闷!
  
  (金大喜出场)
  
  金:冬瓜!你买到了啊!诶,好厉害!
  
  郭:是啊!另外还赚了一笔,我正好是第一百个,打了五折。
  
  金:哈,我们冬瓜运气就是好。(几个警察出现)
  
  警察:站住。你!那个男的。
  
  郭:啊?
  
  警:你随地摆小摊,违法经营,过来,罚款。
  
  郭:不是吧,警察哥哥,我……(一眼看见方文山的兄弟甲是其中一个)
  
  :你是昨晚那个插队的?
  
  兄弟甲:不要胡说,我们朝鲜男人都长得差不多,你肯定认错了。
  
  郭:(又认出乙)你们冒充警察!
  
  兄弟乙:啊!被发现了。
  
  兄弟甲:上!抢票!(踢起乙)(二人开始打架)(音乐《难念的经》)
  
  (郭回头看见一群忠大搬家公司的民工后把钱举高)
  
  (音乐停)
  
  郭:谁把这几个假警察赶走,我给他一百!(对面几个人同时恨向兄甲)
  
  民工甲:好象那头赚得多点儿。
  
  民工乙:对头!(看丙)你说上不上。
  
  (《哈拇太郎》的音乐)
  
  民工丙:(站直)湖南民工团,永远是正义的伙伴。走,上!
  
  (三民工冲向假警察,甲取走钱)
  
  民工甲:为了正义!
  
  民工乙:为了正义!
  
  民工丙:主要是钱!(假警察跑)
  
  (音乐停)
  
  郭:烦!就是这周杰伦惹的这一堆麻烦事。
  
  金:胡说!人苯怪刀钝。
  
  (熄灯)
  
  (郭冬临:苏科 金大喜:贾楠 方文山:文多 兄甲、乙:江良 罗家庆 施人诚:耿之矗 民工甲、乙、丙:蒋伯虎 段宇 王永杰 售票员:田红娟 排队者:张毅 刘琛 俞晓燕 张深红 )
  
  四幕
  
  (JAY的演唱会)
  
  (郭东临,金大喜,群演,周杰伦)
  
  (灯光只给周杰伦)
  
  周杰伦唱:“哼哼哈嘿,人口大国的招牌,已被我一脚提开!”(把一写“十四亿人”的排子踢飞)
  
  金大喜:一起跟着挥啊!
  
  郭:哦,好。(大家都在叫“周杰伦,我爱你”)
  
  (所有人狂呼)(郭受不了了,朝着金)郭:这男的词曲都好,就是唱得不行。
  
  金:啊?大点声。
  
  郭:这男唱得不行!
  
  金:再大点声!听不见。
  
  郭:这男的不行。(众人瞪着郭)
  
  (灯光全亮)
  
  ((周杰伦开始吃泡面)
  
  甲:呜呜呜,周杰伦干什么了,你这么骂他
  
  乙:(走过去安慰一下甲后抬头看着郭)你出去!
  
  丙:看你那傻样。我说你才不行!
  
  郭:走就走。(要拉金大喜)
  
  金:你自己走!别拉我。
  
  (郭往外走,回头叫了一声“JAY是傻瓜”,又往台上扔东西。)
  
  (周杰伦放下面站起来,喊“又被我一脚踢开”)
  
  (熄灯)
  
  五幕
  
  (散场后)
  
  (人物:郭,金)
  
  (背景里周在FANS的簇拥下上了一辆小车,摆酷走了。段宇跳出来索要签名,给周推开)
  
  金:你这人怎么这样。一点气度都没有?
  
  郭:哪有,明明是误会。再说了,没点气度又怎样?
  
  金:没气度不是男的。
  
  郭:不是男的就不是男的,你不是要废我吗?(笑)正好,你省事。
  
  金:你别跟我逗,最烦你这点,什么都不当会事!还有,一贯吃爱些莫名其妙的醋,上次是大三的师兄,这次是三年二班的周杰伦,不知道下次你会不会吃胎盘的醋。
  
  郭:怎么会,都说了是误会。
  
  金:我不管!我今天一定要和你分了。(金怒下)你别追过来!我不是闹着玩。
  
  郭:(想追,又停下了。蹲在角落,把帽子取下放地上)算了。随便。
  
  (胖子路过,见郭。)
  
  胖子:上次看见你还是卖东西的,现在干脆成乞丐了。哎,可怜。(扔了点钱在地上,又说)
  
  (加音乐《大悲咒》)
  
  般若菠萝蜜多心经第三行第二句: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静,不增不减,是故,空中无色。(音乐停)
  
  郭:(抬起头,很虔诚地看着和尚)你是在点化我吗?这句话和我有什么关系?
  
  和尚:(等很久后,抬起头极慢地说)这--话--和你没关系。施主不要自做多情。
  
  (说完拂袖下场,《大悲咒》音乐再响起)哈哈哈!
  
  郭:(扔鞋)白痴!
  
  (音乐停)
  
  (熄灯)
  
  (
  
  六幕
  
  (十年後)(人物:郭,友、金)
  
  (郭东临看见周杰伦十五周年演唱会的海报)
  
  郭:死猪,这么老了,还开个唱。(一甩手)
  
  朋友:这么烦他?
  
  郭:是啊。也不知道为什么,好象是大学那会儿就开始了。
  
  朋友:为了女人?
  
  郭:也许吧?忘了。(金从旁过,看见他确认之后)
  
  金:冬瓜?你还那么讨厌周杰伦啊?
  
  (用《梨洼浅笑》的音乐 响度极低)
  
  郭:(看着大喜发傻,极慢地说)小姐是……谁啊?认识我?
  
  金:哎呀!我是金大喜啊!你忘了?你大二是我男朋友的。
  
  郭:大二?我喜欢过你?
  
  金:(楞了一下笑)果然,任凭有多少欣喜的回忆。你还是只记得伤口。(出口气)哼,以前你还不相信会发生这种事会发生的。(看着发傻的郭)那,算我认错人了(走过)
  
  郭:本来就认错了嘛。

相关内容

    无相关信息

共有条评论

发布

推荐内容

热门点击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