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会网欢迎您!

小品《为了孩子》-情感生活小品剧本

时间:2018-10-20 14:46:04    浏览数:

时间:当代
地点:油田一居民住宅
人物:兰 兰 女 十七岁 油田某中学高一学生;
兰兰妈 女 四十岁左右 油田某医院医生;
冬 冬 男 十六岁 油田某中学高一学生;
冬冬妈 女 四十岁左右 油田某单位职工。
[幕启:一个客厅简单摆放:舞台中间放有沙发、茶几,茶几上有一部电话、一个茶瓶、两个茶杯,舞台左侧放张桌子、两张凳子,桌子上有台灯、书本一摞、一束鲜花格外醒目。兰兰妈正坐在沙发上择菜。
[兰兰身穿校服,背着书包,手拿期中考试成绩单,兴高采烈从舞台左上。
兰 兰:(拿出钥匙开门,推门进家)妈,我回来了!
兰兰妈:放学啦,宝贝。
兰 兰:(调皮地向观众诡秘一笑,把成绩单背在后边,做沮丧状)妈,期中考试成绩单下来了。
兰兰妈: (见状,吃惊地)咋啦,没有考好?
兰 兰:(表情突转,骄傲地把成绩单递过去)给,成绩单!
兰兰妈:(接过成绩单一看,惊喜地)哎呀,吓死我了。(面向观众)我闺女又进步了!班级仍保持第一,年级都跃到第三名了!(向兰兰)兰兰,快给你爸打电话,让他也高兴高兴。你爸呀,昨天晚上还打电话问你的学习情况呢?
兰 兰:(转身欲打电话,又想起什么)我爸爸他们那口井打完了吗?搬家没有?
兰兰妈:打完了,打完了,现在钻井任务那么紧,他们是一口井接一口井的打,忙着呢。这不,前天他们井队又搬到泌阳了,你爸爸呀,在和你比赛呢,年底争取再当个劳模先进什么的。
兰 兰:妈,我饿了,快做饭吧(说着走到书桌旁写作业)
兰兰妈:好、好,女儿饿了,我去做饭去。(回沙发处择菜)
冬 冬:(背着书包,无精打采地从左侧上,做敲门状)嘣蹦、嘣嘣。
兰兰妈:(放下择着的菜,慌忙去开门。)谁啊?
冬 冬:阿姨,兰兰姐在家吗?
兰兰妈:(开门,微笑着)是冬冬呀,快进来,你兰兰姐在做作业呢。
冬 冬:(向兰兰妈)阿姨,我还是和兰兰姐一起做作业吧,我妈她们又在打麻将,吵的我写不成。
兰兰妈:行啊,和兰兰一起写吧,写完在这儿吃饭。(说着择着菜)
(兰兰站起来,有礼貌地喊了声冬冬,帮冬冬把凳子拉开)
兰 兰:(向冬冬)你爸你妈也真是,一个整天光顾着赚钱连家也不回;一个整天在家打麻将,没一个人管你。
兰兰妈:兰兰,说什么呢?冬冬,这次考试怎么样?
冬 冬:我考的不好,又倒退了,在年级都排到200多名了。
兰 兰:妈,别问了,快做饭吧。(向冬冬)冬冬,等会儿吃了饭再写吧。
冬 冬:不啦,我还是写完到街上吃吧。
[幕后,冬冬妈焦急地喊:冬冬——。
冬冬妈:(心急火燎上)冬冬、冬冬,这孩子跑哪儿去了?
冬 冬:(做开门状)妈,我在兰兰姐家做作业呢。
冬冬妈:哎呀,冬冬,待会儿再写,快,去楼下小商店给妈换点零钱,屋里你几个阿姨在等着我呢。(说着掏出一张百元大钞)快去儿子,你妈这会儿手背,咱得把本捞回来。
冬 冬:(退回屋内)又让我换零钱,我不去!我作业没写完,饭都没吃呢。
冬冬妈:(跟进门内)冬冬,听话,等妈赢了钱,还让你去吃麦当劳。
冬 冬:哼,我不吃!
兰兰妈:(客气地迎出来)冬冬妈,快进屋坐。
冬冬妈:哎哟,坐不住呀,屋里几个人正等着我呢!三缺一。
冬 冬:(气愤地)她们在等我妈打麻将呢。
兰兰妈:我说冬冬妈,孩子都上高中了,这几天又在考试,咱得辅导辅导、关心关心他们才是。
冬冬妈:兰兰妈,你不知道,冬冬爸当个破经理,一天到晚不在家,就我这水平,咋辅导他哩。再说了,他吃的穿的,他缺过啥了?
冬 冬:(不满地大声抱怨)我啥都不缺,就缺你和爸爸关心关心我。
冬冬妈:你看看这孩子,我哪一点对不住你,从你生下来,我一把屎一把尿地把你拉扯大,你说,我哪一点不关心你了?!
冬 冬:(把书一扣,边说边向妈妈走去)你不关心的多了!第一、你不给我做饭,光让我买着吃;第二、你在家打麻将,不去开家长会,还让我骗老师说你出差了;第三么、、、第三(思索状)你光打麻将,影响我学习,打麻将——打麻将就是赌博!
冬冬妈:耶——!你这孩子越说越来劲了,敢揭你妈老底,走,回家去,看我不收拾你(说着揪着冬冬的耳朵就走)
(兰兰妈和兰兰赶紧上前把他们拉开)
冬 冬:我不回去,就不回去!你看人家兰兰的爸爸妈妈,你和我爸以为让我吃好、穿好,多给我零花钱,就是爱我,可你们不知道我最缺少的是什么?
冬冬妈:(不解地)你还缺啥东西?
冬 冬:(伤心地)兰兰的爸爸经常和她谈心,妈妈经常陪她散步,你和我爸什么时候陪过我,什么时候真正关心过我的精神生活?!
冬冬妈:(小声辩解)那不是忙嘛。
冬 冬:有一回,我在外面受了委屈,同学误解了我,我心里特别难受,想跟你说说,可你打麻将正在兴头上,我刚喊了声妈,你就不耐烦地说,喊啥喊,再喊把我的手气都喊跑了。
冬冬妈:(后悔地)你妈不是急嘛。
冬 冬:当时我流着泪跑出家门,坐在门口的台阶上,放声大哭。我在心里大声的喊着:爸爸、妈妈,你们在哪儿呢?别人家的孩子,有什么委屈,可以跟爸爸说,别人家的孩子,有什么心事,可以向妈妈讲。可我的爸爸妈妈呢?
冬冬妈:(走上来劝儿子)孩儿啊,别说了。
冬 冬:(执拗地)我就说,爸爸属于饭店,酒就是爸的儿子,妈妈属于牌场,麻将就是妈的孩子。我在精神生活上是一个孤儿,(对着妈妈伤心地说)孤儿,你知道吗?!我多么渴望你和爸爸问我一声:“冬冬,你好吗?”我多想象兰兰姐一样得到爸爸妈妈的关心啊!(伤心的哭泣)
兰 兰:(小声)冬冬。(拉冬冬回到书桌)
兰兰妈:冬冬妈,孩子大了,有时候考虑问题比咱们还多呢,再说了,现在的社会竞争这么厉害,咱不给孩子创造一个良好的学习生活环境,他们将来能学好、能有出息吗?
冬冬妈:那教育孩子不是学校的事吗?
兰兰妈:教育可不仅仅是学校的事情,家长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家庭才是孩子的第一课堂。现在咱不为孩子操心,耽误了学习那可是要后悔一辈子的。
冬冬妈:那我也辅导不了他啥。
冬 冬:妈,我不要什么,只要能在家里安安静静地学习、你和爸爸抽空陪陪我就行。
兰兰妈:你看,冬冬是个懂事的孩子,咱可不能做个不懂事的妈呀。这次考试,冬冬倒退了,才考了200多名,
冬冬妈:(焦急地)什么?200多名,那将来咋考大学啊?
兰兰妈:冬冬成绩不好,不能全怪孩子,咱们也有责任。现在不是提倡创建学习型家庭吗?咱不但要帮孩子学习,咱自己也要学,不学习,就要落伍、就要被这个社会淘汰。
冬冬妈:(无奈地)我就快被淘汰啦!我呀,就是麻绳上拴的那块豆腐——提不起来了。
兰兰妈:谁说提不起来了。
冬冬妈:昨天俺单位才传达了文件,说什么要搞薪酬制度改革,全员要竞聘上岗,我一没文凭二没技术,你说,该咋办哩?
兰兰妈:咋办?学呗,和孩子一起学、向孩子们学习,有文化知识,有业务本领到哪咱都不怕。
冬冬妈:(内疚地)兰兰妈,你说的对啊,俺和他爸欠孩子的太多了。
兰兰妈:欠了,补回来不就行了。
冬冬妈:(若有所思地)冬冬,走,跟妈回去。
冬 冬:(迷惘地)妈……
兰兰妈:阿姨,让冬冬在这儿吃饭吧。
冬冬妈:谢谢你们,不用了,我回去做饭,和冬冬一块吃。
兰兰妈:你们屋子里不是……
冬冬妈:俺让她们都回去,以后打麻将永远别来俺家。
兰兰妈:那多没面子啊。
冬冬妈:什么面子不面子的,儿子学习重要,以后,我再也不打麻将了!我也要陪着儿子一块学,(说着拉起冬冬),儿子,走,妈回家给你做好吃的。
冬 冬:(高兴地)妈——你真好!(对观众跳起来,做胜利手势)这才是我妈,耶!

(四人一起谢幕)

相关内容

    无相关信息

共有条评论

发布

推荐内容

热门点击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