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会网欢迎您!

廉政小品三个红包-情感生活小品剧本

时间:2018-10-25 15:07:42    浏览数:


廉政小品
三个红包
陈 骥
人物

赵行廉 三十一、二岁 某镇新上任的副镇长
王自秀 三十岁左右 ,赵行廉的妻子。
时 间 夏天 一个星期六下午
地 点 赵行廉家客厅
幕启,王自秀边拖地边唱: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今天明天都是好日子…….
茶几上的手机铃声响起: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今天明天都是好日子…….
王自秀 (惊奇地)谁呀?谁跟着我学唱。(四处搜寻,发现手机)原来是你这家伙在学舌。(接电话)哦,是行廉呀。什么,你副镇长的文件下了,太好了,太好了!要多准备点菜,请几个客人来庆贺一下。请那个,你做主。好,好!没问题。你放心,你放心。(挂电话,高兴非凡,手舞足蹈)。早上听到喜鹊叫,下午好事就来到。想当初,老爹老妈看不起人家行廉,说人家家境不好条件差,人又长得憨厚老实。还是我独具慧眼,钓到了这个金龟婿。你看,几年不到,就提为副镇长了。 是该庆贺庆贺。就让我准备几个拿手好菜,迎接我亲爱的老公吧。(下) (赵行廉提着公文包上)
赵行廉 人逢喜事精神爽,今天当上副镇长。分管城建和拆迁,唉,这感觉还真不一样。(四处搜寻,见屋里无人)自秀,自秀。不在家呀。大概是上街买菜去了。想我赵行廉,出道没几年。漂亮事办了好几件,该得重用的时候得到重用,该升迁的时候得到升迁。好让我那些哥儿们艳羡。本想请几个长期对我关爱,、培养、提拔的师长到家里小聚,以表示感谢,谁知道他们的一番教诲,到让我如醍醐灌顶,惭愧万分啊!(在沙发上,沉思状)
( 王自秀手提着一篮子菜上)
王自秀 我们家镇长大人回来了。
赵行廉 你买这么多菜呀。
王自秀 我不买菜,你请什么客呀?(环顾四周)你请的客呢?
赵行廉 都请来了。
王自秀 (惊奇地搜寻)请来了,在哪里呀。
赵行廉 在这里呢。还都是些尊贵的客人。(打开茶几上的公文包,拿出一个红色的纸袋)
王自秀 这是什么?
赵行廉 这是红包啊!老婆,你不会欢喜得连这个也不认识了吧?
王自秀 (高兴地)哎呀!这么快就有人送红包了。人家说,升官发财, 升官发财,你升官就意味着我发财,
天大的好事啊。(接过红包,掂量掂量)还真不少呢。
赵行廉 (笑)你打开看看,会给你一个惊喜的。
王自秀 (打开红包,拿出一幅折叠好的纸卷)不是钱呀。好像是一幅画。对了,现在市场上的画也很值钱,特别是名家的画,这是哪个大家的呀?
赵行廉 你展开看看就知道了。
王自秀 (展开画幅)这画上的老头是哪个呀?
赵行廉 你看,你连这个老头都不认识。这太不应该了,我的老婆大人。这是海瑞啊,明朝的大清官,一身正气,两袖清风,敢抬着棺材找皇帝算账的那个。。这可是我今天请来的第一个客人呢。
王自秀 海瑞,我在电视上看见过他,可不是这个样子。你把他请到家里来干什么?
赵行廉 你还记得我高中的班主任刘老师吧,没有他老人家的帮助,我就上不了大学,上不了大学,我就不会有今天。一拿到任命文件,我首先就想到他,亲自登门相请,想好好感谢他老人家。他老人家有事,人来不了。却送给我这个礼物,要我做官就像海青天一样,一身正气,两袖清风。我准备把他挂在客厅的正墙上,让他时时提醒我,要做一个像他海瑞那样的清官。同时也提醒那些到我家来行贿送礼的人,不要在海青天面前做龌龊事。
王自秀 (撅嘴,不服气地)这都是什么时候了,这刘老师真是个老古董。人家说,当官不为财,请我都不来。你看现在这个社会,好多人刚刚上任的时候,都是信誓旦旦,为人民服务,不污不贪。可才不过几年,哪家不是房屋几套,存款百万。单凭他们那点公务员工资,可能吗?哼。
赵行廉 你的意思,是想让我也成为那样的人?
王自秀 是呀,你从贫困山村走出来,不是为了光宗耀祖吗。难道你爸爸妈妈希望你一辈子穷,穷一辈子?
赵行廉 不见得吧,当初,爸爸给我取名行廉,不就是希望我行为廉洁吗。我一定要对得起这个名字,做到人如其名的。
王自秀 有好名字就能让人学好行好吗?那陈世美就是世间美德的典范,胡长清就能长久清廉,陈希同希望同大家一样,一样了吗?
赵行廉 (笑)是呀,看来我老婆还是有见识的。(沉吟)老婆,干脆我把今晚请客的权利交给你了,邀请哪些人由你做主,你看,应该先请哪一个?
王自秀 好,你说话算数。对了,前年郝美丽的夫君什了乡信用社主任,不是把我也叫了去吗,看她那副得意劲。对,今天就请她来,让我也显摆显摆。(打电话)喂,美丽呀,是我,自秀呀,行廉提为副镇长了,你晚上来我家吧,顺便把你家大主任也带来。什么,带不来了,进去了,进哪里去了?(惊)看守所。为什么呀?收了人家十多万。唉!我不知道呀,对不起呀。(挂电话,在屋内走来走去)没想到,没想到,真没想到。
赵行廉 怎么样,还让你老公收红包吗?是不是想让我成为第二个张主任呀。不过,你也用不着丧气,我这里还真收到一个红包(从公文包里又拿出一个红包,递给王自秀)请老婆大人查点。
王自秀 (边打开红包边说)你该不是又糊弄我吧。(拿出纸卷,展开)又是一个老头子,老公,你是不是认为你老婆特喜欢老头子呀。
赵行廉 喂,不许对老人家不尊敬。这是东汉的四知宰相,关西孔夫子扬震。是我今天请来的第二个客人。
王自秀 你把他请到家里来干什么?
赵行廉 从刘老师家出来,我又到了老领导县纪委陈书记家,当年如果不是陈书记发现我是个人才,重用我,提拔我,我这么能够这样快就当上副镇长。我想把他请到家里来,好好地感谢人家。谁知道陈书记和刘老师一样,人不来,又送给我一幅画,说扬震这老人家为官清如水,明如镜。他的学生当了官,要送钱给他,说身处密室,没有人知道,让他放心收。他说,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人们称他为四知宰相。陈书记让我把这幅画挂在书房里,时时提醒自己,不要心存侥幸,违纪犯法。
王自秀 话虽这样说,这个社会的贪官还是得手的多,失手的少。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当官不贪,就是老憨。
赵行廉 好,好,我不跟你说了,你继续请客吧,张主任来不了,你看请哪个?
王自秀 对了,孙晓燕的老公前年当了土管所所长,也招呼我们去搓了一顿。就请他们了,权当还个情吧。(打电话)喂,喂,小燕吗,我是自秀呀。行廉好容易提了个副镇长,要小聚一下。今晚能抽空来一下吗?把你家所长也捎带来。什么,来不了了。还没有出来,(惊)在纪委办公室,人家说他贪污了二十多万,还没有说清楚。啊!有这种事。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真的对不起呀!(汗涔涔地,挂电话,坐在沙发上叹气)
赵行廉 怎么样,又请不来了吧。
王自秀 你明明知道,怎么不告诉我。
赵行廉 我告诉你,你相信吗?你整天坐在屋子里,做着发财梦。你认为财就那么好发?我有一个朋友听说我新上任分管拆迁,还真给我送来了一个红包,正琢磨着怎么给人家退回去呢。(伸手入公文包,拿出第三个红包, 递给王自秀)你给我作个主,退不退,你说了算。
王自秀 退不退,看来这回真是红包喽。(迟疑)还是打开看看吧。现在台上讲一套,台下做一套的官员还少吗。有的当官的,一边搂着小姐行乐,一边还和小姐一起收看自己关于扫黄打非的电视讲话呢。也没有看见几个落马的。收点钱,好像只算小儿科。
赵行廉 好,好。还是看看有多少吧,总不能为了几千块钱把你老公给卖了吧。
王自秀 (打开红包,拿出纸卷,气极)你又骗我。你该不会想把这幅画挂在卧室里吧?
赵行廉 你还真说对了,这幅还真是挂在卧室里。
王自秀 是王昭君还是杨贵妃?
赵行廉 比她们还漂亮得多。
王自秀 是李冰冰还是范冰冰?
赵行廉 这些人还没有我老婆漂亮,怎么能入你老公法眼,看看你就知道了(展开画幅)
王自秀 (看)哎呀!老公,你不但喜欢老头子,还喜欢黑炭头呀。这是谁呀?比奥巴马还要黑。是钟馗还是李逵呀。
赵行廉 不要乱说,你连这个都不认识,还当什么副镇长夫人。这是包公包青天呀。这可是我们卧室的镇室之宝。
王自秀 (连连摇头、摆手)不行,不行。这包公是青天大老爷,应该坐在公堂之上。你把他挂在卧室里,我怎么睡得着呀。再说,老公,卧室是我们的二人世界,他这不是第三者插足吗?你就不怕我给你戴绿帽子?
赵行廉 为人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叫门。我只要不贪污,不受贿,不当陈世美,有什么可怕的?再说,我和这个几百年前的老人家吃什么干醋?
王自秀 可他在我们卧室里,整天用他的大环眼瞪着我们,我们的生活能和谐吗?
赵行廉 我搂的是自己的老婆,还怕什么包公。你该不是想你老公去当陈世美。去找其他女人。我看见包公,就会想起包青天的狗头铡,这可是为我们家庭的稳定着想呀!
王自秀 就是没有包公,我谅你也没有这个吃雷的胆子。
赵行廉 (眼睛一转)老婆,你认为你的闺蜜李芳芳的老公怎么样?
王自秀 这个人我当然熟悉喽,既老实又憨厚,对老婆言听计从,是个模范丈夫。对了。李芳芳的老公去年不是才当上镇教育办主任吗,教育口是清水衙门,又是才提拔的,该不会出什么事吧。对,就请他们了。(打电话)喂,喂,芳芳吗,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我是自秀呀。行廉刚刚提了个什么破副镇长,想找几个人指点指点,晚上你过来吧,把你家那个大主任也请来。(惊)什么,也来不了了。前几天跟一个小三跑了,你们离婚了,让你一个人带孩子。什么男人,真不是东西。(挂电话,在屋里走来走去)真晦气,打了三个电话,客没请到,却道了三次歉。
赵行廉 怎么样,老实人也有吃雷的胆子吧。
王自秀 你这家伙真奸诈,又上你的当了。哦,忘记问你了,这包公图又是那个送你的呀?
赵行廉 这个吗, 你猜猜。
王自秀 县政府罗县长。
赵行廉 (摇头)再猜。
王自秀 县人大龙主任。
赵行廉 (摇头)再猜。
王自秀 这我就猜不着喽。别故弄玄虚了,快点跟我说。
赵行廉 送画的人吗,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就是包公。
王自秀 (惊疑,指着画)这个包公。
赵行廉 (指自己)不是这个包公,是你这个现在的老公,未来的包公。
王自秀 你自己送自己?
赵行廉 是呀,收到刘老师和陈主任的礼物,我感慨万千呀,我不能够辜负二位长者的期望。在回来的路上,我们家扬震和海瑞都有了,包公不是比他们更出名吗,再说,我们卧室还差个正神吗,就把包公也请来了,让他时时给我提个醒,同时,也给老婆当个护法,让那些行贿送礼的人望而止步。老婆,你看怎么样?
王自秀 我的好老公,我算服你了。人家请客,客人吃顿饭就走。你把这些客人请来,就在这里安家落户了,这才是真正的喧宾夺主呀。往后这家里四个大男人,我一个小女子,严重的阴阳失调呀。
赵行廉 这还不好办,我再娶几个小三进来,岂不是阴阳平衡了。
王自秀 (揪住赵行廉耳朵)我看你有多少个吃雷的胆子,敢去贪污、受贿、找小三。
赵行廉 老婆大人,包公娘子,饶命,饶命!
(幕落)

相关内容

    无相关信息

共有条评论

发布

推荐内容

热门点击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