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会网欢迎您!

城市变化大小品《终于回家了》-情感生活小品剧本

时间:2018-11-23 14:30:54    浏览数:

终于回家了
剧情梗概:
除夕之夜,身居农村的年迈夫妻俩,终于盼回了多年未回家过年的儿子长顺;长顺在西安解放路迷了路;后来长顺办完事乘车回到自己的老家与亲人团聚。
本小品以农村人的视野角度,展现西安解放路天翻地覆的可喜变化。
人 物:
父亲--男,65岁,山区农民。
母亲--女,63岁,山区农民。
长顺--男,33岁,父亲之子。
长顺家 内 除夕之夜
背景:屋内有一张桌子和两把椅子,墙上有年画和相框。窗子上贴有窗花,屋外有鞭炮声。过年的喜庆音乐响起。
母亲(端水果盘上场):娃他大,把对子贴好咧没有,贴好咧赶紧过来给我帮忙,咱长顺娃就快回来咧,麻利点!
父亲(上场)好咧!好咧!看你咋像个小鬼催命似的--把人催咧个紧,娃他妈,你让我帮啥忙呢?
母亲:你赶紧用麻布把这桌子椅子擦擦,再把咱电视机打开,调到中国台。
父亲:不是中国台,是中央台。
长顺(焦急提行李高喊上场):大!妈!(进门)大!妈!我回来咧!
母亲:长顺娃,十几年咧,你终于回来咧!
父亲:长顺,你不是来电话说,你焉哩回来,你今儿咋才回来?
长顺:大,你不知道,过年回家坐火车的人多,买火车票难的很。
母亲:我的爷呀,你个挨刀的为啥不坐汽车回来!
父亲:可咋咧?
母亲:你知道个啥,(做手势)火车是这么大这么大的木箱子,几十个连接在一起,下面好多好多铁轱辘子,前面有多大个黑不琉球冒着长长白气的车头带着,呜的一声扑哧扑哧筐里哐当的跑着,把它累的跟咱地里那牛一样跑的慢死咧,你说咱娃能不回来的晚咧!
父亲:也就是的!
长顺:妈,听你的口气,难道你也坐过火车?
母亲(自豪得意):坐过,坐过。70年的时候,妈还上小学,一放假,你舅家奶领着妈去西安省城看你舅爷,下咧长途车,在西安再用两毛钱坐上电车,就到咧解放路的火车站,火车站可大咧,火车站有个很大的广场,广场上有个很高很高的毛主席像,在毛主席像的后面就是火车站的大门楼,大门的上方写着“西安车站”四个字,字的中央有个大“国徽”,有两个售票亭,东面一个,西面一个,有好多服务员拿着铁皮卷的传话筒在维护排队坐火车人的秩序,火车来咧,服务员就领着人进咧个大瓦房,剪票进咧火车站,见咧好多好多火车。
长顺(笑):哈!哈!哈!
父亲:看你个瓜样子,笑啥呢?
长顺:我笑我妈呢!
母亲:我可咋咧?
长顺:你说的那个“国徽”,那不是我们国家的国徽,那是铁路路徽,那大瓦房是火车站正门和候车室。
母亲:对咧,那火车站的大瓦房售票亭就像现在电影里演古代人住的花不愣登的房子,可好看咧,妈跟你舅家爷和舅家奶还在火车站大瓦房门前照咧张黑白相片,你看,就在那墙上的相框里。
父亲:那个时候,我已经上咧初中,跟你妈已经订咧娃娃亲。
母亲:看你个鬼样子也不害骚,说那些老古董事情做啥呀!
父亲:那有啥呢,今儿年三十,娃好不容易回来咧,跟娃唠叨唠叨拉拉家常。
长顺:就是的,咱好好的交流交流沟通沟通。妈,这是我给你买的新衣服,你看合身不合身?爸,这是我给你买的新帽子,你看咋样?
母亲:我看你挣咧两个钱烧的,花那些钱干啥呀!
长顺:爸,妈,这是我应该买的。以前,过年都是你二老给我买新衣服穿让我高兴哩,现在我长大咧有咧钱,给你们买新衣服穿,也让你们高兴高兴,这也是你娃我一片孝心!唉,为咧买这新衣服,我今儿在西安差点就回不来咧?
父亲:咋咧?
长顺:下咧火车,我想给你们买衣服,问咧一个小伙民生百货大楼咋走?那小伙说你从这儿往东一拐再往西一拐,沿着那条解放路向南走两站路就到咧,就这样我提着行李绕咧三四个圈还是在火车站打转悠,最后我问咧个扫马路的,他才给我指咧去民生百货大楼的方向。
母亲:你个瓜娃先,你咋不花两毛钱坐个“屎巴牛”车呢?
长顺:啥“屎巴牛”车?
父亲:“屎巴牛”车,前后三个轮子,就象现在街上跑的三轮摩托。
母亲:对着,就象三轮摩托。
长顺:妈,现在都是啥年代了,那有内燃机火车、屎巴牛车、电车呢,你说的那些都是过去的老事情,你刚说过的那火车站的大瓦房和售票厅早都拆咧,一切都大变样咧!
父亲:变啥样咧?
长顺:现在西安火车站变化可大咧。火车站都盖咧几十米的大高楼,为咧方便旅客火车站还安装咧大石英钟,售票厅全部用上咧电脑;火车是电气化的,车厢里有空调、沙发、电话、电脑;解放路也都扩宽咧好多好多,满街跑的都是高级小轿车、公共汽车,就连解放路一条街都是宾馆、饭店、医院、书店和汽车站,到处是高楼林立,五路口的立交桥下还修咧地铁车站;对咧,过去的民生百货大楼、解放百货大楼也都装上咧电梯,现在一切都是现代化。
母亲:妈呀,几十年都没有去过省城咧,没想到西安现在变化咋这么大,怪不得你在西安迷路咧!
父亲:能变化不大吗,你没有看你长顺娃都是墙高的小伙子咧,咱俩也是将入土的人咧!(笑)哈!哈!哈!
母亲(笑):哈!哈!哈!
父亲:啥糊咧?
母亲(下场):哎呀,刚顾上说话咧,饭糊咧!
父亲(笑):哈!哈!哈!长顺,准备吃饭!
长顺:好咧,(春节联欢晚会喜庆音乐响起,高喊)妈!春节联欢晚会开咧!

相关内容

    无相关信息

共有条评论

发布

推荐内容

热门点击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