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会网欢迎您!

油田小品剧本赴宴-情感生活小品剧本

时间:2018-11-24 14:31:02    浏览数:

赴 宴
(小品)
人物:采油站长(简称站长)
油老板(简称老板)
彪子:老板的跟班(结巴口)
服务员:酒店服务员
道具:餐桌 菜 酒
时间:白天
地点:某星级酒店
【幕启】
(老板和彪子上——)
(彪子夸张地打量着——)
彪子:老、老大,就、就这……
(老板进转门,彪子紧随,老板出转门,彪子没来得及,有又转了两圈……
彪子:到、到底是星——级酒店,我一进来眼睛就冒金星。
服务员:欢迎光临!两位有预定吗?
老板:凯旋厅。
(服务员引领、进包间。)
老板:你们这的招牌菜是什么?
服务员:清蒸甲鱼。
彪子:就是王——八。
老板:什么价位?
服务员:八百八。
彪子:什——么?怎么就八——百八?
老板:(赶紧接话)不贵不贵,来一只。
(老板瞪彪子一眼)
彪子:对,来一个,我们几个,怎——么也——得有个王八。
老板:你他妈会不会说话?我可告诉你彪子,今天请的这位客人非常重要。他是采油站的站长,咱们能不能搞到油,非他不可。一会儿吃饭的时候,你得给我冲的上去!
彪子:好!
老板:这酒一定要给我攻到位,知道不?
保镖:没问题,老——大!该——喝酒时就喝酒,该——出手时就出手!
老板:看我的眼神,你只管喝酒,别乱说话。
保镖:明——白!
老板:小姐,你今天辛苦了,给,这是你的小费(递钱)。
服务员:谢谢老板!
(老板电话铃响)
老板:站长电话,彪子,你下去再安排几个配菜,一定要硬的。
彪子:好嘞。
(彪子、服务员下)
老板:(接听)哎呦老同学,到了到了,菜都点了,就等你了,想死我了……到们口了,什么?到门口了——
(站长进,老板迎)
老板:哎呦,到门口你打什么电话呀——
站长:我这不是确认一下么。
(俩人先握手,后拥抱,老板又夸张地在站长脸上亲了一口)
老板:咱哥俩一晃有十多年没见了吧?
站长:你是贵人多忘事啊,你忘了,前年你张罗一次同学会,来了五六十人,有我。
老板:是啊,我张罗来着,你那时——
站长:我那时是采油站的班长,净看着你们在台前风光了。
老板:那时是班长,现在是站长,老同学,你的变化可太大了。这都没地儿讲理了你知道吗?
站长:你的意思是我不够格?
老板:哪里哪里,我的意思是你升得太慢了,否则的话,兄弟我早就傍你这棵大树,风光无限了。
站长:别谦虚了,你呀,早就树大招风了。
(彪子、服务员上)
彪子:这位大——哥说的对,我们老大老——招风了。这要在过去,那小姑娘是一溜一溜的……
站长:这位是——
老板:噢,这是我的司机,彪子。
彪子:有时也兼保——镖。
老板:彪子,这就是我常跟你说的站长大哥,我的老同学,快叫大哥。
彪子:失敬失敬!大哥——大哥——你好——吗?
站长:我不做大哥好多年。
老板:老同学还是那么幽默。
彪子:不说不笑不热——闹。
老板:来,请上座。
站长:请!
老板:今天咱俩必须得一醉方休!
(站长、老板、彪子入座)
(服务员上菜)
彪子:(一边倒酒一边水说)大——哥,我们老大可一直在夸你帅呢,今天一见啊,果——不其然!
站长:怎么夸的呢?
彪子:说你从后——面看,像武——松,侧——面看,像成龙,正面一看,唉呀妈呀,像美国总统尼克松!
站长:哈哈哈,那还有人样了吗?!
(老板示意闭嘴,彪子领会错了,以为是喝酒)
彪子:不管说得对不对,我先自——罚一杯。
老板:老同学,你别见笑,他不会说话。
站长:这小伙子,一看就实在!
老板:大哥,今天把你请来,第一,是高兴!
站长:嗯!
老板:二……还是高兴,啊,只叙友情,不谈别的,来,我敬你一杯!
站长:好,来,干了!
(站长、老板共同干杯)
彪子:站长大哥,你辛苦了,来,我也敬你一杯,我祝你,身体健康,吃吗吗香,金枪不倒,硬硬棒棒……
站长:老同学,你这是组团忽悠我来了吧?
彪子:崩废话,是男人不?就你们这——岁数,那是喝一顿——少一顿,说死他妈可快了,说不定哪天……
站长:得了兄弟,你别说了,我干。
彪子:哎呀大哥,好——酒量啊!
老板:老同学,我说句溜须你点的话啊,虽然你只是一个采油站的站长,可是你管的可是黑色黄金的原油啊,举足轻重啊!
站长:哪里哪里,这都是我们油田公司领导有方!现在我们油田公司,打造辽河新形象,提升油田软实力,实现事业新发展!力度大,效益高,我们的原油产量啊,就像那……
彪子:就像那滚滚的辽——河水,一浪更——比一浪美!
站长:那是那是!可是,比不了你们哪!出门坐奔宝马,到哪都潇洒,春风得意呀!
老板:不行不行啊!
彪子:哎呀,大哥,这——你都听说了?!前两天我们老大刚弄到一个二——手宝马,ABS,涡轮增压,四个轮胎打足气儿,就能在水——上跑!
站长:霍,够猛啊!都赶上气垫船了?!
老板:老同学啊,你可别作践我了!我要是和你比,那可是……
彪子:那可是屎壳郎子跟王——八比,大小相差十——万八千里!
老板:去去,我看你今天是离不开王八了。能这么比吗?来来来老同学,兄弟赔罪,敬你一杯!
站长:(做不高兴状)好,你说怎么喝?
老板:这么地,你别看兄弟喝多少,你看兄弟剩多少!
(老板干,站长随后干)
彪子:站长,我们老大为了宴——请您,特意备了几道狠——菜!
你看看这道菜,清蒸王——八鱼。就这一道菜,八——百八,刚才我问服——务员了,它的功能老——大了,滋阴壮阳不说,还——还——
老板:还治磕巴。
彪子:对,反正功——能挺——多的。
站长:是吗?那你得多——多——吃点。
彪子:我——不敢,王八是属于你们大——哥一级的,我——不敢,我们老——大说了,我就负——责喝酒,要不我——再敬你一杯吧,我先——干为敬。
站长:老同学,我看出来了,你今天是有什么事吧?有事儿咱说事儿呀!
老板:老同学,让你见笑了!我这个炼油厂啊,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今天把你请来,就是想让你拉兄弟一把!你是采油大户,你那手呀子缝滴答那么一点油,兄弟我就有救了!
保镖:就——是啊!
站长:老同学,不瞒你说,今天一进这个酒店的门,我就猜出个八九不离十了!你请客,我不能不来,这饭可以吃,这酒可以喝,这油……不能动!
彪子:大——哥,这我们老——大实在是没——辙了,才来求——你啊!
站长:行了兄弟,你也别说了!按理说,咱们是老同学,有困难,我可以在别的方面帮助你,哪怕是喝我的血都行,唯独这原油,不能动啊!我不能违反原则。再说,这不单单是为了我,也是……
老板:别说那没有用的,你到底是帮,还是不帮?
站长:这个忙,不能帮!
彪子:(拿出刀,摔桌子上)怎么的?这好——吃好——喝伺候着,你是真——不开面儿啊?!
站长:小子,少来这套!你这号人我见得多了!
彪子:哎呀我……
站长:别跟我亮你那三脚猫的功夫,问问你们老大,我是干什么的。
老板:彪子,坐下,我们俩也不是他的对手,他是我们学校散打队的。
彪子:老大,他敬酒不——吃吃罚——酒……今天我要白刀子进去……
老板:你滚犊子!
彪子:白刀子进——去,我——我出去——
老板:老同学,看来,你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了,啊?你是真不想拉兄弟一把呀?
站长:这个忙,坚决不帮!!!
老板:好,好,好!从此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咱俩井水不犯河水,兄弟感情,一刀两断!服务员,买单!
服务员:(指着站长)这位先生已经结完帐了。
站长:我来的时候就已经把钱压吧台了,这叫你请客我掏钱。
彪子:老——大,他这是明——目张胆瞧不起咱。
老板:行了,事没办成,咱蹭顿饭,也算没白来。
服务员:先生请带好自己的物品——
彪子:净整些没——用的,就——我们这造型,不——拿你东西就不——错了。
站长:今天这客请得值,虽然是自费,但是我们一滴油也没损失。
(站长下)
(剧终)

相关内容

    无相关信息

共有条评论

发布

推荐内容

热门点击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