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会网欢迎您!

警察的亲戚(小品)-情感生活小品剧本

时间:2018-11-27 14:40:19    浏览数:
时间:星期六下午
地点:重庆市黔江区某农村派出所
人物:小谢(派出所内勤,23岁)
     李苹(张所长妻子,35岁)
     张力(派出所长,38岁)
     黄军(村民,患病青年黄员的父亲,55岁)
  
(李苹挎包上。脚步匆匆,脸带怒容。)
小谢:大嫂,请问找哪位?
李苹(大步向前):大嫂?叫我大妈好了。我不找哪位,找鬼。
小谢(作阻拦状):呃呃,我说大妈,不不,大嫂,不不,到底叫你哪样呵?你是来办事?还是来闹事?怎么说话这么冲?
李苹:我来找鬼。
小谢(生气状):派出所哪会有鬼?莫开玩笑哟。
李苹:我就是来找鬼,找个死鬼。
小谢:看来你是来派出所找碴子是吧?告诉你哈,这里可不是闹着玩的地方。
李苹:嗬嗬,小伙子,穿一身皮皮很威风哈,我算是看清你们这些人民警察咯。
小谢(突然醒悟的样子):哎,大嫂,你误会了。我没有抖威风。人民警察为人民,哪敢抖威风。
李苹:我不爱跟你耍嘴皮子。我找你们所长。告诉我,他到哪去了。
小谢:哦,原来你是找所长。怎么不早说?请问你是他亲戚吗?还是找他有什么事?
李苹:对头,我是他亲戚,他表妹。有事找他。
小谢:真不凑巧。所长下乡了,他去走亲戚去了。
李苹(惊愕状):什么?走亲戚?从来没听他说过呵,这里哪来他什么亲戚?(低头深思)这个不要脸的东西,是不是背后在搞哪样见不得人的名堂哦。
小谢:莫乱说我们所长哈,他可是个优秀的所长。
李苹:哦?还护起你们所长来了。他真有那么优秀?
小谢:真优秀。
李苹:怎么个优秀?你说说。
小谢:你看哈。他爱岗敬业,他身体力行,他关心下属,他亲民爱民,他以所为家,他……
李苹:别数了,他够优秀了。(停了停)确实,他很优秀。(轻轻念叨:以所为家,以所为家。)说得一点没错,他把自己那个家早就丢了,不要女儿,不要老婆。一个多月不回家,大事小事不管。原来他有新家了,把家安到派出所来了。派出所有缠人的狐狸精不成?我们娘儿俩日子过得像什么样子呵,女儿有病没人管,家里热水器坏了没人修,我一天当老师,累了外头累里头,他倒好,整月整月安安逸逸呆在派出所不回家。我这日子还过不过呀。(声音哽咽,用手臂擦眼睛。)
小谢(莫名其妙):你是?难道是嫂子?哎呀(用手拍脑门)怪我有眼不识珠。嫂子,刚才冒犯你了,请你别记心上,我这人年轻,说话做事欠妥当,你一定谅解,谅解。
李苹:你说说,他是不是有些过分?
小谢:这当中肯定有误会。我们派出所不是忙吗?春季攻势一开始,全所全力冲刺破案指标,可我们所人员少,所长既当指挥员,又当战斗员,白天下乡跑,晚上加班到深夜。他累得很呐。
李苹:那警察是不是可以不要家了?
小谢:那倒不是。
李苹:一个多月不回一次家,还是不是家?
小谢:这个,我说不清楚。嘿嘿,嫂子,你消消气。来,先请坐,喝口水。
李苹:呃,你刚才不是说他去走亲戚去了?
小谢:是,他去走一个穷亲戚去了。
李苹:奇怪,哪来这个穷亲戚?
小谢:所长下乡搞走访,了解到高坪村村民黄军家有一个23岁的儿子黄员,得了一种怪病,是一种先天性心脏病,叫什么——“法乐氏四联症”,很拗口的一个名字。
李苹:太拗口了。
小谢:家里四处求医,可花了几万块钱都医不好。后来打听到,可以到重庆新桥医院做手术,可费用一听叫人吓一跳,要七、八万。农村人,哪有那么多钱。黄家找亲友东借西借,又把家里两头猪卖了,好不容易凑到五千多元钱。
李苹:农村人确实穷。
小谢:张所长一听说这情况,主动将黄家结为“亲戚”,当天下午就送去了2000元。
李苹:2000元,哼,看来还藏得有私房钱。
小谢:随后又到镇政府机关,到医院、学校、民营企业等单位筹款,为黄军筹集5万多元。黄员到新桥医院成功做了手术。黄员出院才个多星期,张所长今天就是去看他这个亲戚去了。
李苹(紧咬嘴唇,沉默片刻):他可真是好人呐,对别人家的儿子这么上心,你们派出所给他戴大红花没有?公安局给他立头等功没有?
小谢:我们这方圆几十里的老百姓都在夸他,公安局正准备表彰他,听说重庆电视台《重庆好人》栏目马上要来采访他……
李苹:你们所长可以成佛了。
小谢:是呵,(突然醒悟)什么?你这话什么意思?
李苹:你们所长是大好人。可是他别忘了,家里还有一个患病的女儿,十几岁了还像五、六岁的孩子那么高。他只顾给别人的孩子操心,就不想想自己的孩子?他是想放弃自己的孩子吗?是嫌弃我们娘儿俩了吧。我的命真苦呵。他算什么好人,一个伪君子。(嗡嗡哭泣)。
小谢:嫂子,别这样,别这样。

(张力上)
张力:小谢,吵吵嚷嚷做哪样?今天所里事多吗?(突然停住脚步,看见妻子)也,你什么时候来的?来做哪样?
李苹:看你是不是还活着。
张力:你看我不是活得好好的,开什么玩笑。
李苹:岂止是好好的,还活得很风光。快要成轰动性的新闻人物了。
张力:老婆,别讽刺我了。我哪是像你说的那样,都累得快散架了。你来了不安慰我,还说这些风凉话。
李苹:安慰你?谁安慰我了,还有你的女儿,你还记得人世间有这个人吗?个多月都看不到你的影子。你内心就没得一点牵挂?你还是个人吗?还是个父亲吗?
张力(低头):我是对不起你,对不起女儿。可我……
李苹:我知道你忙,走不开,你有伟大的事业,有崇高的精神,有大仁大爱的情怀。
张力:说话别这么刻薄。我没你说的那样崇高。我只是做了一个人、一个人民警察最起码应该做的事情。你看我这当个所长的,维护好一方治安是基本的吧,完成局里下达的任务是基本的吧,当地老百姓有困难帮一把是基本的吧,我哪是像你说的那样追求什么名呀利的东西。这么多年了,你还不了解你老公?
李苹:夫妻这么多年,你也是知道的,我不是不支持你工作,可你总得在忙工作之外还想到有个家吧。也不是不支持你关心老百姓,可你想没想过,连自己的女儿都照顾不好,还谈什么爱护百姓?我和女儿就不是百姓?你到底要关爱什么样的百姓?
张力:我们生活得总比有些老百姓好。你要是知道了他们的处境,你一样会同情他们。
李苹:我现在就是一个可怜人,同情自己还来不及呢。
张力:我今天去的那户人家,家里孩子的病,几乎把一家人逼得崩溃。以我现在的警察身份,总比一般普通老百姓的力量强,可以给他们一些帮助,有这样的条件,为何不可以做点好事?这不仅是警察应该做的,也是有点良心的人应该想到的。
李苹:你不要忘了你的女儿。我们的痛苦还不够吗?老师给我说,她由于身体不好,很自卑,学习成绩下滑得厉害。
张力:哎,这也是让我很受折磨、很感内疚的事情。等这段时间忙过后,一定好好陪陪女儿。
李苹:我就搞不懂你,自已的女儿都是一个患病儿童,怎么还有心思为别家的孩子跑上忙下?你真是神仙?
张力:老婆,这我就要批评你了。我们孩子得了特式矮小症,这是我们两口子的一块心病,但我们一直都在想尽千方百计医治,花的钱也是十多万了吧。这么多年了,无论背负多大的精神重压,我从来没想过要放弃,总是以最大的信心等待奇迹在女儿身上出现。
李苹:谁叫那是你的女儿呢?
张力:这些年来,社会好心人以各种方式从精神上、物质上帮助我们,单位领导、同事默默地支持我、鼓励我,让我感受到勇气和力量。既是感恩,也是体会到一个患重病儿童父母的苦痛,所以当我见到黄员的时候,第一时间就想到,要为他做点什么。
(李苹沉默不语,低下头。)
张力:我们孩子的病是慢性病,得慢慢治疗。相比之下,黄员的病如果拖一拖,就有性命之忧,这也是我为何为他们着急的原因。现在好了,小伙子总算挺过来了。我心头也踏实了。
李苹:这些你做都做了,再想不通你也已经做了,就不再说了吧。今天来找你,一是想来看看你(突然停住,羞涩地),这么久的时间,你就一点都不想我?二是想来给你说,我的妹妹,你姨妹,下个星期天进新屋,和你商量哈怎么送礼。这可是你货真价实的亲戚哈,你可不能含糊。
张力:姨妹家进新屋,是得好好庆祝一下,但既是实在亲戚,送礼不在多少,情意尽到就行了。
李苹:嗬,张力所长,我看你是越来越不食人间烟火了,你可别忘了,你进新屋的时候,你姨妹可是送的5000,你总不能低于这个数吧。
张力:老婆,你是财政部长,我们家现在能拿出那么多钱吗?
李苹:你也知道拿不出哈,今天来就是找你商量的。你得想个办法。
张力(为难的样子):打米量家底,你不必去绷那个面子。送一千块就行了。他们也知道我们现在很困难,不会见怪的。
李苹:人皮子难背,你有脸进屋,我还没脸进屋。你既然对认的亲戚都那么尽心,总不至于对真正的亲戚无动于衷吧?
张力:你这是何苦呢,死要面子活受罪。
李苹:我不管(嘟起嘴)。

(黄军弓着背上。)
黄军:哎,人皮子确实难背呵。
张力:老人家,你怎么来了?
黄军:刚才我在门外听到你们两口子说的话了。都怪我,把你们家拖累得这样,今生今世我黄军都会心头不安呵。
张力:老人家,快别这样说。我做的一切,从来就没后悔过。
黄军:可是眼下你们很困难呵。刚才听了你们两口子的话,我就在想,得为你们想想办法。我家里没有什么值钱的,只有一头耕地的黄牛,我牵去卖了,多少可以帮你们一点。
张力:老人家,快别这样说,你真这样做,对你们家就是雪上加霜,对我来说,所做的一切都毫无价值了。刚才我老婆给我说那点事,根本就不是事儿。自己的亲戚,没必要那么客套,多少表示点心意就行了。我们不存在困难。(转过身对妻子,轻声地:“你看这里的村民多朴实,重情重义,有滴水之恩就巴不得涌泉相报。”又转回身)你不信问她,不存在困难是不是?
李苹(犹疑地):对,对,不存在困难。(停顿一会儿)老人家,刚才听张力一个人说,我还有些想不通,现在见了你,我真正感觉到你们做人的真诚,我明白了他为什么要帮助你们。你放心,帮助你们既是他的真心,也是我的真心,我们那点困难和你相比,也不算什么困难。我们自己会想办法解决的,你的心意我们领受了。谢谢你。
黄军:哎,都怪我,就为我们家孩子的事,害得你们连自己的亲戚都顾不到了。
张力、李苹(齐声):老人家,你也是我们的——亲戚。
(剧终。)
作者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df0cff301013iwe.html

相关内容

    无相关信息

共有条评论

发布

推荐内容

热门点击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