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会网欢迎您!

《美丽的谎言》方言小品-情感生活小品剧本

时间:2018-11-30 14:28:23    浏览数:

美丽的谎言
剧情提供:北仑设备维护安装室
编剧:张培湛
时间:
2006年10月的一个星期天,晚上八点左右(烽火行动期间)
地点:
设备维护安装负责人老王家
人物:
老王,设备维护安装负责人,四十岁,以下简称王;
老王的妻子,三十六岁,以下简称妻;
大客户部客户经理小陈,女,三十岁,以下简称陈。
道具:
椅子两把,茶几一张,遥控器一个,毛线一副,水果篮一个
场景: 客厅
(妻出场,坐到椅子看电视,焦虑地好像无所适从,站起来走到台前看看时间)
妻(对观众):再上八点钟了,阿拉老王人还没有回来,铁娘出去哇有一眼眼不爽快,打打其电话,其讲单位聚餐,再唉眼回来,阿拉老王这人样样统好,就是人太老实,单位领导一只电话,活奔一样串出去,自家阿爹闲话也没介听。有辰光阿拉一个人心焦乏拉,哎其聚头讲讲闲话,其话老夫老妻多讲唢讲头,闲话滑没讲完,人老早电脑高头扑好的类。(一拍掌,皱眉)不对,这两日,阿拉老王好像有点反常,每日介晚回转来,还有点贼头狗脑,等其来啦,我好好叫问问其看,是话巴我晓得来的做搅七呢三事体,耳朵皮卯巴我杂落。
(妻擦桌子,窗口张望,看电视,织毛衣)
(妻音落,王咳嗽着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门口)
王:做人难,难做人,做难人。人家搭外头跳舞、吃饭,回到屋里搭老婆讲单位加班,我明明在单位加班,还要撒乱话搭老婆讲来得外头吃饭。(对观众)啥道理,和总要怪阿拉屋里浮死老婆,老早之阿拉电信局奖金高,我有辰光加班加点,其也没话没说,回到屋里老王长、老王短,还要搭我倒洗面水。现在阿拉电信局奖金也比闲早缺了,我每日落班回来,还要搭其倒洗脚水。一听明我加班,面孔像个黑崩山,(学女声)你又不是共产党员,落班越来越晚,奖金越来越缺了,再加班,当心我杂你耳朵皮。现在我也学乖了,看见人讲人话,看见鬼讲鬼话,看见老婆——撒乱话。
(王拿钥匙,发现钥匙忘带了。王敲门[音效配合],妻开门)
妻:(面孔阴阳怪气)老王,侬来啦(一边迎上去,一边在其背后嗅他身上的气味,然后拍拍他的后背,希望能够找出长头发来)
王:加班……(本来想说加班回来了,忙改口)加饭酒蛮好吃的(边说边往椅子上座)
妻:吃眼啥下饭啦?
王(疲惫地闭上眼镜):臭豆腐、臭冬瓜,没、没、没,麻辣豆腐、水煮牛肉、辣子鸡块。
妻:咋会统统是辣下饭啦?
王:喔……下川菜馆了,是别人请客啊,侬看哪天亮给我的20块钞票还立冬来。
妻:葛几个人聚头吃饭啦?
王:两个人,没、没、没,五个人,五个人聚头吃。
妻(有点怀疑):从几点吃到几点?
王:上午八点开始做到夜头八点,没、没、没,上午八点开始吃到夜头八点(起身,揉揉眼睛)没、没、没(一字一顿地说)十八点开始吃起,吃到夜头八点,两个钟头,两个钟头(拍拍胸口,吓出一身汗)喔哟阿姆哎,再上乱话戳穿。
妻(微怒):老王,你老实交待,今晚夜头你到底来做啥?
王:搭同事聚头吃饭。
妻(发怒,一拍茶几)(王从椅子上惊跳起来):老王,你还要撒乱话(边说边来抓老王的耳朵,一直拖到舞台前面)你讲伐?
王:我讲、我讲,我、我来啦加班。
妻(更加生气):一上讲吃饭、一上讲加班,我看你,我看你外头来的养小货!
[音效电话铃声]
(这时,电话铃声响,客户经理小陈打电话过来,王接)
陈:喂,王师傅啊,我是小陈阿,侬到屋里了伐?
王:喔,喔,我到屋里了。
(陈提着水果慢慢上场)
妻:(一听是女人声音,对观众)活是一个女人声音,肯定是其了小货打来啊。
陈:葛我到呐了屋里来看看侬。
王(继续打电话):你要到阿拉屋里来。
妻(对观众):还要搭女人带了屋里来!
陈:我已经到呐了屋门口了,来开一下门阿。
王:已经到阿拉屋门口啦。好,好,我来开门。(挂起电话)
妻:你还要搭其开门。我来开,阿拉倒要看看是啥货色。
王:葛侬去开。(王让开让妻去开门)
(妻从猫眼里一望,一看是老王的同事小陈),(尴尬地对观众):阿,原来是阿拉老王单位里阿同事小陈。
(陈提着水果上站在门口)
妻(开门迎客):是小陈啊,坐、坐、坐。
(陈进门,王关门)
陈:我看王师傅今末身体不杂好,我来看看其,这些水果,一眼眼小意思。
王、妻:侬嘎客气阿。
(陈和妻落座,过了一会)
陈(一看他们两个人有点不对劲,对观众):今末气氛有点不杂对头,这两个人杂会事体了。
陈(不解):阿姐,你俩夫妻到底咋回事体啦。
妻:呐首事体,呐首事体
陈转头向王:王师傅,侬立得欺负阿拉阿姐阿。
王(无奈地):我欺负其,你去问问其看(一指妻)
(小陈转头看着王妻)
妻:呐首事体,呐首事体(不好意思而且生气地从椅子上离开,陈也站起跟上。王妻转面向小陈)
妻(转面向小陈):哎,也不怕搭侬小阿妹讲,早两日,阿拉老王每日夜到叫关晚到屋里来,我问问其,其还吞吞吐吐,问不对题,还要撒乱话,我、我、我(怕难为情)怕其外头有女人类。
陈:哎,阿姐,侬消消气,侬消消气。(小陈拉着王妻来到座位上坐下)
陈:今末你错怪王师傅类。(老王委屈状)
陈:前两日多亏了老王带领他们的后端技术部门人员,加班加点,按时完成了设备扩容任务,今末,xx学校200多个宽带总算及时装好了,这笔业务也没被竞争对手抢去,我刚刚从学校回来,用户也叫关满意。王师傅能够这样加班加点工作,屋里也管不着了,这离不开侬阿姐的大力支持。
妻(谦虚、难为情地):这是应该的,这是应该的。
陈(站起):时间也不早了,各我也回去了。呐了早眼休息。
妻(站起):喔,侬嘎晚还末到屋里去过阿,那我也不留你了,侬快回去....
(王、妻送陈,)
王:噶侬慢慢去。
陈:呐了也快呢休息了。人也直力的了(陈出门,下)
[音乐《老公老公我爱你》轻轻响起]
妻:老王,侬送送小陈。小陈,再会。
王:小陈,再会,有空来坐坐。(招手,关门)
妻(转向观众对观众:)侬看看阿拉老王,这种事体撒所乱呢,好好叫好讲不了,害得我立了其同事面前出洋相。
王(关好门,回来到妻右手侧,讨好地):老婆,老婆,这回是我不对,我得侬撤乱话了。我主要是怕侬杂我耳朵皮。
[音乐《老公老公我爱你》慢慢变重]
妻:你这回是讨杂耳朵皮(笑着又习惯地去杂老王的左耳朵)
王(避开):老婆,你下回毛是个杂我的左耳朵,右只耳朵皮也杂杂其,否则两只耳朵皮有长短类。
妻(一点老王脑门):呆大。(转怒为喜)
三人谢幕。
----(完)----

相关内容

    无相关信息

共有条评论

发布

推荐内容

热门点击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