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会网欢迎您!

感人小品-愧疚-情感生活小品剧本

时间:2018-12-01 14:39:49    浏览数:
小品

愧 疚
龚本麟
人物
张翔 简称翔,三十七八岁,经检大队大队长
肖丽 简称丽,三十六七岁,张翔妻,下岗职工
张燕 简称燕,十一岁,初中生,翔和丽的女儿

张家,写字台上,一只简易台灯,台灯旁堆放着张燕的书籍、方便面等物,燕正伏于案头,时而凝神沉思,时而奋笔疾书。墙头上,一只大挂钟嘀嗒作声,时针指在11上——已近午夜了。
燕站起身,痛快地伸了个懒腰,可以看到她脖子上挂着的那把钥匙。她看了一下挂钟。
燕撅起小嘴:“都快半夜了,爸爸妈妈一个都没有回来。肚子也咕咕直叫唤。”
燕走到写字台前,拿过一包方便面,边泡边说:“妈妈走的时侯,给我买了一大堆方便面。都三天了,顿顿都吃这,看着就翻胃。唉,没办法,就这么吃吧,谁让爸爸妈妈不在哩。我爱我的爸爸妈妈,可有时侯我又恨他们,别的孩子一天到晚在爸爸妈妈怀里撒娇,看到多叫人羡慕。我呢,经常忘记爸爸的模样——早晨我还没醒来,爸爸就出门了,晚上我都进入了梦乡了爸爸才回来,有时侯几天都看不到他的身影。只有妈妈陪着我,可这几天,妈妈又-------”她有些哽咽,无奈地摇了摇头。
燕吃完方便面,走回写字台,继续作业,渐渐支撑不住,伏在案头睡熟了。
翔步履匆匆上场:“办完大案回家转,三天不见妻儿面,归心似箭朝前迈,心灵港湾在眼前。我叫张翔,工商局经检大队大队长。您知道,干我们这一行,没日没夜,哪里有案子就往哪里奔,这不,前天大半夜,接到局110电话通知,群众举报了一起制售假酒案,案情就是命令,哪里还敢耽搁,全队紧急行动。可等我们赶到现场,早已人去楼空。跟您说吧,经过这么多年的打击,那些经济违法人员学得猴精了,跟我们打起了游击战,打一枪换一个地方。不过俗话说的好,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再狡猾的狐狸也躲不过猎人的眼睛,根据他们留下的唯一的一点线索,我们顺藤摸瓜,经过三昼夜摸底排查,海底捞针,终于把这个专用白酒勾兑高档假酒的特大制售团伙打掉。您说什么?上当,对,往后您买酒可得留点神,要不花几百元钱买一瓶五粮液、茅台酒,没准就是一瓶二锅头。啊,到家了,以后再和您聊。
翔掏出钥匙准备开门,灵机一动:三天没见了,得玩点浪漫。(做按铃状):叮咚!
室内,燕被铃声惊醒,揉揉眼,睡眼惺忪地:谁呀?
翔:肖丽在家吗?
燕走到门口:你是谁?
翔想了想:我是他朋友。
燕:你走吧,我妈不在。
翔暗笑:燕子,是我,快开门。
燕:是——爸爸(燕开门,一头扑进翔怀里,惊喜地):爸爸!
翔搂着燕进屋,满屋子扫了一眼:奶奶睡了吗?
燕点头
翔:哎,你妈呢,打牌去了?
燕望着翔的脸,摇头。
翔:是和朋友聚会?
燕依旧摇头。
翔:是不是和谁有约会?
燕的目光变得有些惊愕。
翔俯下身:告诉爸,你妈干什么去了?
燕:我答应我妈了,我要为她保密,我不能当叛徒。
翔感到事态的严重,略显痛苦状:是不是夜不归宿?
燕明知故问:爸,什么叫夜不归宿?
翔:夜不归宿,就是,就是,啊,就是夜不归家的意思。
燕恍然大悟:啊。我懂了,你说得对,我妈已经两天两夜没回家了。
翔板着燕的双肩:告诉爸,到底怎么回事,你妈是不是做出了对、对不住爸的事?
燕轻松地反问道:爸,你说我妈是那样的人吗?
翔想了想,摇头。
燕:爸,还没吃饭吧,我给你泡方便面。都三天了,顿顿都是这,我的方便面泡得可好了,不信我泡碗你尝尝。
翔:怎么,我几天不在家,你妈就这样虐待我的宝贝女儿?一天三顿方便面,怪不得我的燕子瘦得都快要飞起来了。
燕:谁叫你不管女儿呢。
翔:爸不是工作忙顾不过来吗,可你妈她,一个下岗工人,不在家相夫教子干什么。
燕:我妈可没玩,她有大事呢!
翔:大事,就你妈?
丽推门进屋:大事小事不都是我的。
燕扑过去:妈,你都想死我了,我晚上害怕,都不敢睡觉,总盼着你和爸爸回来,
翔看了丽一眼,冷冷地:回来了?听到我们姑娘说什么了吧,你倒好,丢下我们的宝贝女儿,丢下我老母亲不管去潇洒,挺清闲的嘛。
丽委屈地:你
翔不屑一顾地:我怎么呐,说得不对。下岗了,又没有叫你出去打工,你就该好好在家呆着,有事没事尽往外跑,谁知道不会跑出纰漏来。
丽哽咽起来:我,我没有什么地方对不住你,你为什么要凭空瞎想。
翔看看丽:我什么也没说,你倒自己慌了,心里没鬼慌什么。
燕:不许你这样说我妈,我妈是世界上最好的妈妈。爸,你知道吗,我奶奶她------
翔望着燕,不解地:奶奶,奶奶不是睡着了吗?
燕:那是我骗你的,奶奶她-------
翔:她怎么了?
丽哽咽着:前天你刚走,咱妈就、就突然中风,你手里有案子,我没敢打扰你,独自把老人送到医院抢救,又给你湖南老家打电话。你弟弟正好在外地出差一时赶不到,我只能日夜不离地守侯在老人身边。要不是你弟弟刚才赶到,我这会还回不来,难道我就不惦着我们的燕儿,可我分不开身哪。
翔紧紧抓住丽的手,感激中带着几分愧疚:你不该瞒着我,你知道你承担着多大的责任吗。
丽点头:压力再大,我也只得硬着头皮顶着,谁让我找了这么一个不着家的老公。当初你爹病危,连给你发了五个加急电报,硬是没把你催回来。
翔:当时部队正在紧急调防,脱不了身。
丽:从病危到去世,都是我一手操持,有什么办法,你不在,只有我顶着。
翔一把将丽揽进怀里:谢谢你(可以看到,泪水在他眼眶中游离)
丽:都一张床上睡了十几年,说这些干什么,还是快去看看咱妈吧。
翔:啊,啊,你们娘俩早点休息,我这就去。
丽:把燕燕安排睡了,我陪你去。
翔:你看你,头脬脸肿的,你陪燕燕好好睡一晚上,我一个人就够了,再说,还有老二呢。
丽:就你们两个老爷们,不,不方便,还是我去。呆会你和老二一起回来休息,看你这眼睛,都充血了。
翔:也好,我们一起去。
燕:我也去。
丽一把将燕拥进怀里,欣慰地点点头。
三人下,灯渐暗。

相关内容

    无相关信息

共有条评论

发布

推荐内容

热门点击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