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会网欢迎您!

用电安全小品《安全有瘾》-情感生活小品剧本

时间:2018-12-11 14:26:40    浏览数:


【某日傍晚
【城郊某农家小院前
【潘玲月外号潘吝啬,五十岁左右。
【农电工高安全外号搞安全,二十四岁。
【潘玲月喜笑颜开的从左厢房边登场。
潘玲月:(自言自语)哎,老公打工去广东,儿女到福建打工,他们说光到屋里经营几亩田土,算进算出手上没得几个金果果,到外面好挣钱些,过两年掀倒土砖瓦屋蓬蓬,盖一栋漂亮楼房,再等儿女成家立业后,我就当婆婆了,带带孙崽,享享清福,那日子几多甜蜜呀?
【农电工高安全背着电工包从右边的院坝入场
高安全:(旁白)我这未来的亲娘呀,站到像块门板,坐到像口水缸,走起路来像开的翻斗车,跑起步来像滚的汽油桶桶,她吃得,喝得,睡得,一天不爱动喜欢坐,她能不加骠长胖吗?
【高看见潘玲月,亲热的喊到。
高安全:潘婶!
潘玲月:(转过身来)哎—是你呀,安全。今天,你又来劝我安漏电保护器吧!
高安全:(惊喜地)潘婶!您老终于想通了。安漏电保护器,不仅能保护家用电器,还能保证人身安全,就算是线路老化或雷击引起的突然事故,它都能把电源断开,起到真正的保护作用。
潘玲月:(不屑一顾地)安它搞么子?我才没有那个意思,是不是你想偏了脑壳得残疾,花那钱我不晓得秤几斤肉买几个蛋,弄个炉子菜,吃得眼睛眯眯的,嘴巴辣呵呵的,多实惠呀。
高安全:潘婶!你到底安不安?
潘玲月:不安!
高安全;潘婶!如果是您女儿香芝打电话叫我帮您安呢……
潘玲月:(不耐烦地)不安不安就是不安!香芝的话又不是圣旨,只要我不松口,你就安不成。安全,你也不要太认真了,睁只眼闭只眼就过去了,何必这么犟呢,我知道你和我的香芝在搞对象,不要因为这件事,影响你们的进展哟。
高安全:(认真的)潘婶!我晓得您会用香芝来威胁我,不过,我今天把话说明白,只要我还是电工的一天,我还会把安全工作搞下去的。您不同意,行呀!我天天都来,帮您做事,饿了我自己弄饭吃,直到让您感到讨厌我的时候,并同意安了漏电保护器,我才走人。
潘玲月:(讽刺地)难怪别人都叫你搞安全,你有本事来守我这个婆婆客干吗?去外地打工挣大钱呀?门都不敢出,在我面前你熊个屁,哼!
高安全:(微笑)潘婶,我是搞安全的,在我的片区里,只要还有一户没有安漏电保护器,我都要把安全用电抓下去,我已经带来了漏电保护器,不要您出一分钱,马上给您安上。
潘玲月:(怀疑地)今天不会是嫁公生姨娘,蚂蚁说话鸡屙尿,有这等好事落到我的脑壳上,奇怪得很呢?(继而发问道)安全呀?不会是香芝给你寄钱买的漏电保护器吧?来叫你安的哟?
高安全:(一语双关)是的,香芝说她在外地打工不放心,叫我一定把漏电保护器给您安好,免得以后出事,今后好后悔 。
潘玲月:(委屈地)那个砍脑袋的花花,我叫她在屋里陪我,她偏要到外面去闯世界,她说的比唱的还好听,我留都留不住。现在好了,她怕我死,要和你这个搞安全的联合起来搞整我。
高安全:(着急地)香芝也是为了您好呀?
潘玲月; 安全呀,一个漏电保护器要多少钱呀?
高安全;(心直口快地)不多不多,几十块钱。
潘玲月;(大声的)几十块钱还不多!太贵了,安全,假若我不安那东西,你把那几十块钱退我行吗?
高安全;(奇怪的)您是什么意思,要那钱干吗?
潘玲月;(得意的)可以买鸡鸭吃,买肉买蛋吃,买糕点水果吃,买好吃的吃……
高安全:(无可奈何的)潘婶!您真能吃呀?
潘玲月;(炫耀起来)能吃就是好事,我要海吃通吃,吃遍所有好吃的东西。你看我,风来了吹的树子东倒西歪,我却巍然不动,雨来了,吓得鸡鸭叽叽乱叫,我却热气腾腾。
高安全;(掩饰着微笑)我不是说你能吃?
潘玲月:(醒悟到)我知道了,你可能说我吝啬,是的,我就是有名的潘吝啬,这有什么不好,该节约的就不浪费一分钱。再说,钱多了有什么不好?又不会长蛆更不会生虫,钱多揣在口袋里才塌实。
高安全:(话风一转)潘婶,漏电保护器安在当急,这钱不能不花 ?上前天河对门的柳伯伯因为没装漏电保护器,雷击引起故障,烧坏了电视机。前天山背后的曹满满家因为没装漏电保护器,煮饭时电饭锅漏电,摔了他一个扑趴。门牙都掉了几颗,药费都花费了一大坨。昨天弯口的赵大哥家因为没安漏电保护器,电动机短路,引起了电线燃烧,幸亏我路过那里,拉了闸刀,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潘玲月:(不在乎地)这与我有什么关系,他们是他们,我是我,他们出事不等于我也要出事,我用了十几年的电,年年都是这么用的,我没有这么邪的点子。安全,你还是把香芝给你的钱退我,我不安!哎呀!我懒得和你耍嘴巴皮,我该去弄夜饭了。
高安全 ;潘婶,你屋里哪门起火了?
潘玲月 : 哎哟我的妈呀,这哪门搞哟
【突然,潘灵月屋里的电线燃烧起来,火光向外窜出。
【潘灵月吓的六神无主,惊慌失措,
【高安全从电工包里取出平口钳,迅速跑到大门边的电表边,嚓嚓几下剪断了电源线,一切恢复平静。
【高安全大汗淋淋地走了过来,他把钳子放进了电工包。
【潘灵月气踹吁吁地来到了高安全身边。
潘玲月:(关切地)安全,你没受伤吧?
高安全:(趁热打铁)潘婶,我没事。潘婶呀,不怕一万,只怕万一,今天这事假若是您一个人在家怎么办?
潘玲月:(惭愧地)我有什么办法?只有搬岩头打天。
高安全;(循循善诱)潘婶,香芝并没有给我寄钱来,是我帮您老买的漏电保护器 ,也 算我尽的一份孝心,虽然您一直不同意我和香芝的事,我相信您会同意的,到时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潘玲月:(高兴)安全,你把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我还不同意你不安漏电保护器,我就不是你的亲娘了。
高安全:(欣喜地)潘婶!不,亲娘!!您同意了?
潘玲月;(开心的)我同意你什么了?
高安全:(欢欢嘻嘻)您同意我和您女儿香芝的婚事了?
潘玲月;(乐呵呵地)抽烟的有烟瘾,喝酒的有酒瘾,打麻将的有麻将瘾。我遇到了你这个对安全有瘾的家伙,还有么子法?
(旁白)香芝都答应和他谈对象了。我还反对搞么?今后好不如现在好,免得他们两口子今后合起伙来对付我,我不就吃大亏了吗?再说今天全靠这家伙。
高安全(圆满地)树怕缠,人怕磨,见了用户想尽一切法子绕弯弯,来的时间多了,在事实面前,他们会懂得安全用电。
潘玲月:(笑容满面)安全呀!我们安漏电保护器去。
高安全:(兴奋地跳起来)好勒!

相关内容

    无相关信息

共有条评论

发布

推荐内容

热门点击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