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会网欢迎您!

新农村建设小品剧本-又是一年樱桃红-情感生活小品剧本

时间:2018-12-13 14:21:18    浏览数:

又是一年樱桃红
作者:闵玉吉
时间:新农村建设期间
地点:云南某农村
人物:新 翠 23岁(村支书)
李大山 25岁(新翠丈夫)
李老汉 67岁(李大山之父)
道具:一张桌子 两把椅子 一把茶壶 一个茶杯 一个挎包
置景:舞台中间摆桌子椅子,桌子上放茶壶茶杯
新翠 (背包上)只要乡里通知开会,支书我最吃苦受累;别的地方可以坐车,我们这里只有靠腿不 是下坡东拉西扯,就是过河水深火热(加动作)这里一下腰,那边一抬腿,这个像恰恰,那个像芭蕾,几年支书干下来,妈呀,伦巴、拉丁、华尔兹,我全学会。你们哪个来找我教完全免费。哟,终于到家了。(开门 放包)大山 爹 怎个都不在哦?全乡就属我们村最穷最苦,苦就苦在环境相当特殊,安,怎个特殊法?人住云中间,上下一线天,走路要是不注意,一滚就是几百米,还一直滚拢崖崖底。不过今天开会倒是主题清楚,我们村当务之急就是要修通公路。嗯,修通公路倒是大有好处,就是我这个支书人不好做。安?你问为哪样嘎?(叹气指周围)唉,我家这个老屋基就在山丫口,修公路就必须要搬走,这个工作不好做。
李大山 今年樱桃熟得早,甜得像蜂糖,红得赛玛瑙,长势又好产量又高。整得我们是吃也吃不完,一直放烂掉。(手拢着耳朵)安,你说啥子呐,吃不完瞒背出去卖,我给你讲,整不成,我们这点樱桃倒是好,就是没得路运不出去。(开门)咦,新翠,你不是去乡头开会去了瞒?咋个弄个早就回来了?
新翠 大山,爹呐?
李大山 爹又去看我妈去喽。新翠,我们村今年的樱桃瞒好得很。要是有条公路运得出去卖,肯定能卖个好价钱。
新翠 (兴奋)大山,还真的遭给你说斗喽,(站起来走到台前)今天会上给我们村制定了专门的规划方案,由于我们村情况特殊,首要任务就是必须把公路修通。
李大山 (惊得站起来,快步走到新翠面前)安,政府要给我们村修公路了?真的瞒,太好了。走了二十年的羊肠路,人的青春都耗费在走路上喽。外头不是都在说:要致富,先修路。要是真的把公路修通了,我就樱桃卖它几千斤,钞票赚它几大摞。
新翠 大山,你过来坐嘛,我有件事想和你商量哈。
李大山 嗬,今天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对观众)大家可能还不晓得,我在家里从来都是票儿全部上缴,家务全部承包,我的思想要向她汇报,她的事从来不和我商讨,今天还是细娃儿耍大刀[s] [/s]头一遭。新翠,你有哪样事你就说嘛。
新翠 大山,你想不想把公路早点修通?
李大山 要修公路我兴匆匆,恨不得现在就动工。
新翠 要是修公路遇到困难怎个办?
李大山 怎个办?克服噻,背沙填土,出力吃苦,我就不相信喽,啥子困难还不能克服。
新翠 好,你弄个说我就放心了,实话给你讲,修通公路是有条件的。
李大山 哪样条件?
新翠 我们这个房子挡在山丫口,要修公路就必须得搬走。
李大山 (跳起来)啥子呐?我们家的老屋基要搬走?我就说,平白无故说商量,简直就是太阳撞斗门方方[s] [/s]邪门哦。
新翠 修公路是我们村的头等大事,老屋基必须得让,更何况我们这个房子已经很破旧了,早晚都是要拆的,现在拆房,两全其美,二者兼顾。
李大山 虽然道理是这样讲,凭哪样只拆我家的房。
新翠 因为只有我们一家挡在山丫口,如果不拆老屋基,公路就修不到我们村,哎,是哪个说的,樱桃要卖它几千斤,钞票要赚他几大摞的啊?
李大山 这个[s] [/s]
新翠 是哪个说的(学李大山)遇斗困难咋个办,克服噻,这个困难你克服得了不嘛?
李大山 这个[s] [/s]不是我,是爹,这个家是爹和妈一石一瓦辛辛苦苦修起来的,你说拆掉就要拆掉,爹怕是不会干的哦。
新翠 (对观众)咦,今天任务不轻松,爹的工作难做通,我要先把大山的工作做好,要他和我一起做爹的工作才行得通。(对大山)所以到时候你一定要站在我的立场帮我讲话,一定要想办法说服他老人家。
李大山 唉,一边是媳妇要修路,一边是我家老祖屋,我就算同意也不算数,还是要等爹他老人家同意才行啊,他……
(李老上场,咳嗽一声)
新翠 噓[s] [/s]爹回来了。
(李大山和新翠慌忙开门来扶他)
李大山 新翠 爹,回来啦!
李老汉 哎,咦,新翠你都回来啦。
新翠 是啊,爹。(倒茶)爹,你喝茶。
李老汉 (喝口茶)好好好。
李老汉 哎呀,我现在是儿子孝顺,媳妇贤惠,心宽体胖,没啥可累,除了差钱,勉强也还过得去。可以喽,可以喽,大山他妈要是还在就好喽。
(新翠用手拐李大山)
李大山 爹,我们会有钱的,今年樱桃特别好,颗颗红得像玛瑙,要是把它运出去卖,价钱肯定特别高。
李老汉 (摆手摇头)行不通,行不通。我们这点是上不沾天下不沾地,到处都是陡岩陡坎,下坡杵路挆棍,上坡揪枝带叶。背点樱桃都费力,等干够喽拿拢街上都烂了,还有哪个看得起。弄个多年,你看斗村里头哪家背樱桃出去卖斗钱?唉,祖祖辈辈,吃苦受罪,说起婆烦,想起就累,要是一直不修通公路,我们是苦死在这点也没人会晓得哦。
新翠 爹,现在全面建设新农村,要村村寨寨通公路,我们这里的公路,政府是绝对要修的。怕就怕我们这点的人,又怕吃苦又怕受累,遇斗现实问题就打住,要是弄个的话,即使是马上修公路,还不是修不出来的多。
李老汉 这个你们就认不得了,弄个多年不方便,哪个不盼望有条公路呐,如果政府马上说修公路,我一百个支持。
李大山 爹,你说的话给是真的呕?
李老汉 当然是真的喽。
新翠 爹,修公路不消你出力吃苦,只要你肯点个头,就是帮喽大忙喽。
李老汉 我点头,为哪样要我点头。
(新翠给李大山递眼色)
李大山 只要你同意搬走这个老屋基,公路很快就修通。
李老汉 (吃惊)啥子呐?修公路要拆我们家的老屋基?为啥子哪?
新翠 因为我们的房子挡在山丫口,如果不拆掉,公路就修不到我们村。
李大山 是啊。
李老汉 (一下站起来)你们硬是秋天的花椒[s] [/s]黑喽心喽,这个话你都说得出来,俗话说: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你把我老祖屋拆了,我们全部去蹬干檐坎啊(指李大山)你这个龟儿要翻天,敢设个套套等老子钻。(说着就要打)看我不打断你的狗腿。(李大山躲到新翠背后,新翠赶忙拉住,李老汉罢手)。
新翠 爹,你家消消气。你为啥子不同意拆迁,有哪样想法可以给我讲嘛。
李大山 (在新翠背后)是啊,你讲嘛。
(李老汉站起来,吓得李大山在背后赶快躲得更紧)
李老汉 我,我,我讲个屁,我现在是打胀的皮球[s] [/s]一肚子的气。(又蹲下)
新翠 爹,你想,搬迁了房子通了路,樱桃可以拿车运出去卖,就不用连夜连晚的背了。你不是说以前过得……(一下子想不起来了,躲在后面的李大山起来偷偷看)。
李大山 下坡杵路挆棍,上坡揪枝带叶。背点樱桃都费力,等干够喽拿拢街上都烂了,还有哪个看得起。(赶快又缩回去)。
李老汉 樱桃不消你们费心,我以前都可以背出去,不相信现在就不行,万一我老了背不动了,等它烂在树上算了。
新翠 爹,话不能弄个说,樱桃每年都产几千斤,要是全部放烂掉,太可惜了。
李老汉 虽然道理是弄个讲,但是要修路,就要拆我的房,我们家的亏也吃得太大了。
新翠 爹,大家都说要致富,先修路,现在修路就是为了让以后的日子更好过,改变现在的穷日子,你不是说我们村是……
李大山 祖祖辈辈,吃苦受罪,说起婆烦,想起就累。
李老汉 (站起来指着李大山)我,我,我养你这个不孝子,养你没得哪样意思得,我都还没有死,你就想斗拆我的房子(边说边追着打)看老子今天不打死你。
新翠 (夹在中间劝)别打了,别打了。爹,大山也是为你好啊,觉得你苦了一辈子,想等你过几天好日子。
李老汉 还过哪样好日子呕,我是隔斗茅思板睡觉[s] [/s]离死不远的人了。不拆我的房子,我就阿弥陀佛了。还说养儿能防老,儿大喽,我老喽,儿子就上房揭瓦喽。
李大山 (对新翠)我都说爹的思想工作不好做,你便是要拉斗我和你一起来说,现在好喽嘛,一屋头整得像地震,爹的思想工作怕是整不成。
新翠 大山,你别泄气嘛,让我再给爹讲讲。爹,我们的老屋基已经很旧了,守斗也没哪样意思得。
李老汉 你不懂,你妈在的时候我没等她想斗福,她走得急,哪样都没有留下,就只有这个房子,房子虽
然旧,我也还有个念想,你妈走了,房子再拆了,我还有哪样想头。大山她妈,我还不如现在就去死。
(一阵挖土机的声音 大家都竖起耳朵听)
李大山 新翠,好像是挖土机的声音。
新翠 哟,好像像得很,怕是呕。
李老汉 啊,好啊,你们连挖土机都喊来喽哈,(坐在地上大声)来拆嘛,来拆嘛,我们哪个有胆子来拆,先把老子拆喽。你们那个挖挖机,从我这里碾过去,从 这点碾,从这点碾,从我的勒巴骨上碾过去。
新翠 李大山 (惊慌失措 齐声)爹,快点起来,你老人家弄个是干哪样?
(新翠和李大山慌忙来扶,但李老汉不起来)
李老汉 大山他妈,你对不起你啊,你在的时候,没有等你享斗福,现在连我们的老房子我也要保不住喽,我对不起你啊。
新翠 爹,快点起来,妈在天之灵,也不希望看见你像弄个样。
李大山 (叹口气)爹,你起来,拆房子的事我们可以再商量。
新翠 这件事我们可以再商量。
李老汉 你说的哈。(眼睛看着新翠)
新翠 真的,我说的。
(李大山把李老汉扶在椅子上)
李老汉 大山哪[s] [/s]
李大山 哎,爹。
李老汉 这个房子是我和你妈一起修起来的,这里的一石一瓦都是我们亲手砌起来的。
李大山 我晓得,爹,那个时候修房子哪样都是自己整。
李老汉 你妈真的很辛苦,在家头一直没想斗过福,白天在坡上干活路,晚上还要给你缝缝补补。
李大山 爹,别说了……
李老汉 不,我要说,你小时候上学没有学费,你妈为了给你找学费,就把樱桃一背一背背出去卖,樱桃要新鲜才能卖个好价钱,所以她总是晚上不睡觉,出去摘樱桃,然后半夜就背在镇上去。
李大山 有几次不懂事,跟她一起去。天黑路滑,她怕我摔倒,就又背着樱桃又抱着我,等走到镇上,已经累得爬不起来了。
新翠 爹,那后来呢。
李老汉 后来有一年,我生病了,她为了照顾我连续几天没休息。我记得那一年樱桃也红得特别早,她不顾劳累背樱桃到镇上去卖,她说,今年樱桃红得早,一定能卖个好价钱。哪个晓得,她这一去,竟然……再也……没有回来。
新翠 啊。
李大山 (伏在李老汉的腿上哭)爹,你别说了,你就别再说了……
李老汉 我是泥巴都瓮起颈子的人了,修不修路对我没得意思得。你们要是嫌我的房子旧,你们想搬到哪点去就搬到哪点去。
新翠 爹,政府有规定,新农村建设规划涉及到的搬迁户,政府要给予一定的补助,生产发展、为我们建一个生产发展、生活宽裕、乡风文明、村容整洁、管理民主的新农村。以后我们建设起来的新农村一定是房屋宽敞明亮,环境整洁漂亮,周围都有花、小树排成行,医疗教育有保障,风景就像画一样。
李老汉 你说的这是真的吗?
新翠 是真的,爹,你想一下,(音乐《懂你》响起,新翠慢慢走向台前),那个时候生活为那样弄个苦,弄个难,还不是因为没有路,要是有条像样的路,我们所需要的农用物资就可以用车运进来,我们生产的农产品就可以源源不断的运出去,背樱桃也不消起得弄个早,走得弄个急,妈也就不会……如果现在不修路,以后生活仍然没改变,还会像以前一样苦,盆不像盆锅不像锅,爹,你就希望我们祖祖辈辈都这样过下去吗?你就忍心看到妈的悲剧再次重演吗?爹,要是拆了房修起了公路,我想妈她老人家的在天之灵也会感到欣慰的。
李老汉 (若有所思)是啊,多少年了,我们也应该好好修条路了,相信大山妈的在天之灵也想看见有条路,有条宽宽敞敞、笔直的路。
新翠 爹,虽然拆掉了我们这个老房子,可是等路通了以后,就会有许许多多的新房子修起来。
李大山 是啊,这样你就可以安享晚年啦。
李老汉 好吧,你们要是觉得把老屋基非拆不可,那么,你们就拆。
新翠 李大山 (欣喜地)哎!
(远处传来开工的锣鼓鞭炮声)
新翠 爹,大山,你们听,开工的锣鼓已经敲响了。
(全体望向远方,幕后声音,动工了,鞭炮声)

相关内容

    无相关信息

共有条评论

发布

推荐内容

热门点击

最近更新